前總統馬英九日前在一場研討會演講中,批評民進黨蔡英文總統惡意操弄「芒果乾」,是無良政客應該要下架;蔡英文則反批,馬英九執政時期對大陸步步退讓,才造成國人不安的芒果乾盛行;蔡英文說,馬英九是種芒果的人。

衡諸雙英時期台灣對外處境的差異,當然很容易判斷究竟誰執政下的中華民國主權得到比較多的彰顯,誰執政下的台灣有比較大的國際空間,這都有客觀的事實可佐證,不容蔡英文扭曲。

不過,蔡英文推銷的是「亡國感」,不是「亡國」。差一個字就差很多。因為既然名之為「感」,那就是訴諸感性的層次了,跟邦交國數目、能參加多少國際組織,甚至經濟數字等等,沒多大關係。

「感受」未必奠基在事實上,所以把再多的事實攤在這類選民面前,企圖扭轉他們的認知與態度,恐怕也沒什麼用,所以馬英九在演講中列出那麼多數據,其實是徒勞的,因為果乾粉們就是想要沉浸在「亡國感」這個安全迷人的舒適圈裡;亡國感讓許多年輕人找到存在的意義與價值,因為憂患意識讓人自覺清醒進步;「芒果乾」宛如時尚,閃閃發亮。

而最棒的是,這一切都只是「感」而不是事實,如果真會亡國,那可就要進入真槍實彈的階段了,果乾粉們只想為賦新詞強說愁地表達憂國憂民,並沒有打算要為阻止亡國付出什麼。

所以最美好的境界是一直停留在「感覺」這個層次就好,千萬不要再往下走,因為再往下走去掉了「感」,就是覺青們無力負擔的「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了。覺青們會不知道嗎?他們不傻只是孬,被包裝在青春無悔的浪漫情懷裡,因此得到過分的寬容,野草莓遂一路被太陽花曝曬成了今日的芒果乾。

長期以來,民進黨取得政治版圖的策略就是訴諸選民的情感,從早年的「悲情牌」到如今的「恐懼牌」;從過去的「肚子扁扁也要投阿扁」到蔡英文的「2020台灣要贏」;從有夢最美到台灣價值…無一不是空虛縹緲,但訴求選民心中的幽微之處,卻是有效的。

回到蔡英文的種芒果之說。《荀子·禮論》裡提到「養人之欲,給人之求」,這可說是最早的生產消費理論,意思是說經營者要先創造消費者的欲望,然後透過生產、販賣的行為,滿足這樣的欲望。所以是誰多事種芒果?當然是現代政治煉金術士蔡英文。10斤的芒果才能做成1斤芒果乾,蔡英文先通過有目的、有組織的教育工程,在潛在的政治消費者心裡種下芒果,以政治話術的烈火造,把普普通通的世代打造成自覺高尚的覺青,再讓這些覺青成為她政治續命丸的獨特配方。

蔡英文種了芒果就別又怨芒果,因為製成了芒果乾,她是最大的受益者。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