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審查? 蔡「中共代理人」修法 藍委嗆「上街抗議」

民進黨上下對2020大選出現大勝在望的興奮之際,國人卻集體忽略了一個很重大的危機:在民調中,民進黨的政黨形象遠遠落後於蔡總統,這意味蔡總統的人氣遮掩不了民進黨執政不彰引發的民怨。事實上,標榜著民主進步、號稱捍衛台灣民主的民進黨,已經徹底遺忘了民主的初心,變得專權霸道又吃相難看。

現在的民進黨,除了統獨立場不同外,和過去威權時代的國民黨簡直沒什麼兩樣。內部呈現一言堂的狀態,重大決策沒有進行實質辯論,沒有多元的發言空間,政策有問題的部分也沒人敢大聲挑戰,英系當家,新系搶占肥缺,其他派系紛紛萎縮。

民進黨曾經有著打倒威權、推動民主改革的理想,現在卻遠離了民主的核心理念─多元、包容、溝通、尊重異議,監督與制衡是民主體制的基礎,現在已不復存在。蔡總統率領民進黨在2016年贏得總統及國會多數席位,取得完全執政後,至今人民看到的不是完全執政、完全負責,而是完全執政、完全專政。

民進黨與民主的距離,可以從4層面看。

首先是在民進黨內部,多元競爭與異議聲浪遭到壓抑,決策權集中在高層,中執委和中評委是喬出來的,政策辯論機制停擺。一例一休僅憑9人小組決策,鬧得天下大亂才又修法調整。再如管中閔事件,民進黨有必要惡狠狠無限追殺一個台大校長嗎?到底誰因此獲益?黨付出形象重創的代價,是否划算?黨內無人檢討。

沒收人民公投權利的《公投法》修正、踐踏言論自由的「中共代理人」修法或政治色彩強烈的中選會主委人事案,呂秀蓮等提出不同意見者都被忽視,連要求黨內政策辯論的機會都不可得。大多數人依附阿諛、唯上是從,失去了理想與獨立思考的能力。昔日對《台灣前途決議文》或許信良提出的大膽西進政策,黨內都還曾進行路線辯論,曾幾何時,民進黨已經威權定於一尊!

第2層是在立法院。這又可分兩個層面,其一是黨團對府院高層的指示幾可謂言聽計從,雖說這是政黨政治的常態,但國會代表民意監督行政部門,如果只當個橡皮圖章或打架部隊,那是對民意的背叛。其二是在議事運作時,民進黨團恃其多數優勢,很少願與對手的國民黨團溝通妥協,宛如當年資深立委的表決部隊。原本可以讓政策更接近民意的立法院,因此失去了協調多元意見的功能,民進黨的多數地位成了多數霸道,偏激立法無人可制衡。

第3層是在朝野政黨之間。民進黨對國民黨一味惡鬥,在國會用席次壓制,在輿論上狂扣紅帽子,從不曾嘗試溝通或就部分議題進行合作。2008年陳水扁總統曾經與總統當選人馬英九會面談「九二共識」,2010年馬總統曾與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就《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進行公開辯論。而蔡總統就任以來,何曾展現過對在野對手的絲毫尊重?

第4層是對整個社會。蔡政府上台後兩岸陷入僵滯,外交骨牌連倒,經貿表現不佳,能源政策背離民意,政治酬庸不顧觀瞻,治國成績乏善可陳,卻一貫以恐中牌煽動民眾情緒,導致民怨日積月累,在去年九合一選舉時狠狠打臉了民進黨政府。但由於蔡總統藉「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及香港反送中示威,大力炒作「芒果乾」而把自己塑造成台灣民主捍衛者,民調人氣逆轉勝,民進黨內對敗選的痛心檢討旋即變成了勝券在握的喜樂,之前遭到選民唾棄的所有言行仍然毫無顧忌地恣意而為,以致於有許多選民已經決定採取分裂投票,萬一就算擋不住蔡英文的氣勢,也要擋下民進黨的國會席次,讓民進黨不再過半,不再能全面掌控國會,為所欲為。

民進黨遺忘了民主,黨內外都沒有足夠的制衡機制,選民只好自己來建立制衡,讓民進黨不再府、院、國會一把抓,才能給台灣的民主體制及多元自由文化保留生機。2020的立委選舉,在守護台灣民主機制的考量下,選民既須對「民主退步黨」進行嚴厲的懲罰,更要終結這場完全執政下的完全專政。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