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勢,指的是一種現象或趨勢。大勢之所以值得觀察、玩味與推敲,是因為其中往往存在著許多被忽視的邏輯與規律。

不妨從大、中、小3個層次試做分析。

大層次,最著名的當然是羅貫中在《三國演義》中的開卷語:「話說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這句話看似感慨,其中卻有邏輯。邏輯即影響及決定分與合的3種作用:經濟、社會與政治。從經濟角度看,一般多傾向於合,因有規模之利;從社會角度看,則傾向於分,因嚮往自主與多元;於是如何斟酌考量經濟與社會兩股傾向的妥協與平衡,就決定了一個政治體制的分與合。了解了這樣的邏輯,就容易看懂上世紀下半葉的全球化大勢,進入新世紀後何以轉為「反全球化」。至於透視歐盟何以從分到合,從合又可能走向分,就更不在話下了。

中層次,表象也是一種規律,即老大、老二之間的矛盾,如今有學名曰「修昔底德陷阱」。這其中的邏輯分兩方面看。老大要對付老二,是天經地義,否則其霸權地位不保,老大之所以能成老大,也正因為它總是能打敗老二。另一方面,老二則有兩種情況,一是衝到老二之後鐵了心要取老大而代之,這當然會有矛盾與鬥爭;一是作了老二之後,繼續「韜光養晦」,一門心思安於作個老二已足,但樹欲靜而風不止,它終於發現這是一廂情願,因為老大非打趴老二不可,終究還是跳不出「修昔底德陷阱」。

提出「陷阱」一詞的美國哈佛大學教授Allison在其新作《終將一戰乎》中,整理出人類近代史500年間共有16對老大老二矛盾,即為史證。

小層次,也很有趣,又可有3種不同情況的觀察。

首先,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種風水輪流轉的規律,普遍表現在許多方面:如近600年,全球氣運主要由6個西方霸權即葡、西、荷、法、英、美主導,大約均各領風騷1世紀。接下來極可能從21世紀開始,全球氣運又將轉到東方或亞洲。類似現象或也見之於台海兩岸,就不在話下了。

其次,風水輪流轉的邏輯,則見諸甘迺迪名著《大國的興衰》或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核心要點是,其興也必有一股動力追求擴張,若規模擴大後不懂持盈保泰繼續擴張,從而出現國家財力與治理能力難以支撐的情況時,即由盛轉衰,盛衰於焉形成規律,中外古今,史不絕書。

第三、中國歷史長,主要見諸中國史,特別是見諸每一朝代的開始階段。規律是開朝者打天下,如漢高祖、唐高祖、明太祖、清太祖、毛澤東,打完天下後,繼任者開始治天下,如漢高祖之後有文景之治,唐高祖後有貞觀之治,清太祖之後的順治理政等,治天下有道凡一、二朝,綜合國力開始茁壯,再繼任者如雄才大略,則多有盛世,如文景之後的漢武帝,唐太宗貞觀之後有唐玄宗的開元盛世,清順治之後有康熙偉業。以此觀當代,毛澤東開國之後,歷鄧、江、胡3代,或可稱之為小平之治,凡30餘年,國力迅速累積,今之接任者是否循此規律與邏輯,開展新時代的中國盛世,不妨拭目以待。

(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大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