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宋美齡、宋子文、端納等人的折衝樽俎,蔣介石應允停止剿共;改編中共軍隊由中央統一指揮;共黨停止一切活動、服膺三民主義、擁護委員長;改組行政院,宋子文出任院長;以張學良勇於悔過、維護委座安全,由蔣夫人、宋子文擔保免予處分,令其戴罪立功。十二月廿五日,張學良堅持與蔣宋同機飛赴南京,後張氏被交付軍法審判,宋子文覺無以對朋友,一怒而走上海,張學良從此失去自由逾半世紀。

三人有一祕密協定

史達林雖曾令中共勸告少帥勿殺害蔣介石,不少史家相信蔣終能安全脫險,蔣夫人、宋子文與張學良必有一祕密協定,但這項協定卒遭蔣本人撕毀食言。

曾強烈反對蔣夫人與蔣介石結婚的宋慶齡,一九四○年在香港時,對美國記者史諾說過一句頗為公允的話,她說,蔣介石和宋美齡的婚姻,「一開始並無愛情可言,不過我想他們現在已有了愛情,美齡真心誠意地愛蔣,蔣也真心誠意地愛她。如果沒有美齡,蔣會變得更糟糕。」宋慶齡又說,她妹妹對蔣介石的影響很大。

宋美齡對蔣的正面影響,可說涵蓋了思想、政治、外交和宗教信仰四個層面。在思想上,她拓寬了蔣的國際視野和現代知識;在政治上,鞏固了江浙財閥對蔣的支持,並以個人的魅力與機智助蔣化解大小危機,西安事變即為一例。素有「黃大砲」之稱的立法委員黃宇人,四○年代末期因反對陳立夫出任立法院副院長,引起蔣介石的不悅,在官邸召開的一場國民黨籍立委座談會上,蔣要求贊成的立委起立,黃宇人則說:「我們今天在這裡起立的人根本代表不了其他的立法委員;甚至於就是他自己的一票,將來也不一定投立夫先生。至於我沒有起立,也只能代表我自己的一票而已。因此,我認為起立與否,都沒有實際的意義。」蔣聽了黃宇人的發言,甚為憤怒,但忍著未發,一時全場寂然無聲,空氣顯得十分緊張,坐在蔣旁邊的宋美齡帶著微笑向蔣低聲說道:「今天的聚會已經為時很久,我看大家都很疲倦,可以休息了吧!」蔣即宣布散會。「黃大砲」說:「在當時的情形下,假如宋美齡不提議休息,真難料隨後將發生怎樣的事。劉健群事後向我說,他很耽心蔣校長可能在盛怒之下,順手將他面前的玻璃杯向我擲來。我對宋美齡用輕描淡寫的幾句話便將那種極度緊張的氣氛結束,第一次由衷的感到她也有可敬之處。」

在外交上,宋美齡利用其美國背景,大大地影響了美國媒體、政界及教會對蔣和國民黨政權的支持,尤其是山東登州出生的傳教士之子亨利.魯斯(Henry Luce),在其所創辦的《時代》(TIME)、《生活》(LIFE)和《財星》(FORTUNE)三大雜誌上,對蔣宋和國民黨政權的全力扶持,已成為美國新聞史和中美關係史上一個令人深思和引發爭議的問題。魯斯愛將、抗戰期間《時代》和《生活》駐重慶特派員白修德(Theodore White)即因批評蔣介石、孔宋家族和國民黨政權的腐化而與魯斯鬧翻。魯斯對蔣宋的維護和捧場是無條件的,對「國民黨中國」的友好,亦是無庸置疑的;他是個不世出的偉大報人,他對新聞事業的貢獻(特別是對時事雜誌)是石破天驚的,但他的缺點和短處則是具有太多屬於自己的政治議程(political agenda),以及傲慢地高舉「美國第一」的火炬,希圖創建「美國世紀」。

魯斯旗下的三大刊物,對蔣宋和國民黨政府抗日與剿共的宣揚,在美國和西方世界發揮了無比的威力;而通過魯斯的雜誌,蔣介石和宋美齡乃成為美國家喻戶曉的一對代表正義與基督思想的中國第一伉儷。

然而,如沒有宋美齡的流利英語以及深諳西方人的習性與文化,則西方世界對蔣介石還是諱莫如深,即使是羅斯福總統亦自稱必須經由蔣夫人來了解蔣介石。

向世人表明蔣信基督

在宗教信仰上,蔣介石雖接受宋母倪太夫人所提出的信奉耶穌基督為結婚條件,蔣亦在婚後三年(一九三○年十月廿三日)於上海正式受洗成為基督徒。然不可否認的是,蔣日後能夠成為虔誠的基督徒,傳教士之女宋美齡對他的影響無與倫比。在她的建議下,從一九三一年開始,蔣的官邸每逢禮拜日晚上皆有傳教士主持宗教儀式並帶領靜思。即使在蔣死後,宋美齡仍不忘向世人表明蔣是基督徒。蔣介石的私人醫生熊丸透露,由秦孝儀執筆的蔣氏遺囑寫好後,宋美齡表示要看看內容,她看完後對秦孝儀說:「你加幾句進去,說明他是信基督的。」熊丸說:「所以很多人問總統遺囑裡,為什麼連基督的事情也要寫,事實上那是夫人的意思。」

宋美齡為蔣介石的革命事業帶來巨大的助力,而建構了六十年的蔣家朝代;但她及其家族亦為蔣介石的政治生涯蒙上了許多無法洗刷的汙點和負面衝擊,這些汙點和衝擊,有時難免會為蔣宋夫妻關係製造緊張與衝突。(待續)

#蔣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