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電影《返校》在台灣十分賣座,又再度掀起台灣社會對白色恐怖時期的「記憶」。轉型正義在台灣已成為政治正確,配合這一主題的影視作品或者文學作品,也就天然地占據了道德制高點。儘管藝術創造不需要完全契合歷史事實,但由此所引發的一些社會討論,已經悖離了歷史的真相,所以難免需要撥亂反正一番。

對紅色祖國的嚮往

這部電影沒有刻意強調發生在台灣的具體事件,但創作團隊也承認,故事原型取材於基隆中學《光明報》案。而藝術創作與歷史事實之間的微妙差異,其實恰好凸顯了當今台灣社會看待過去白色恐怖的矛盾心理。在電影中強調的是自由與鎮壓的對立,但歷史真相則是知識分子對紅色祖國的嚮往,與國民黨鎮壓共產黨之間的矛盾。前者正是當下的轉型正義史觀所有意塑造的歷史,而後者則在他們的論述中選擇性的視而不見。

其實這種操作手法在台灣早已經司空見慣,許多紀錄片和文學作品都在控訴白色恐怖時期的血腥與恐怖,在綠島、在景美的人權園區,許多歷史資料的陳列,也都在強調當年國民黨如何鎮壓人民,手段又何其殘忍,從而激發讀者和參觀者的同仇敵愾。

但在看這些親歷者的訴說時,卻總有一種意猶未盡之感,因為他們的論述側重於國民黨的迫害,卻又沒有具體點名到底迫害的何事。如果想要追根究底,循線查下去就會發現,這些人之所以被迫害,很大概率是因為接觸左派思想,有的甚至確實是參與了地下黨組織。

就如同《返校》的原型基隆中學一樣,那裡的學生和老師在尋找自由的同時,共產主義其實就等同於自由,當時的進步青年與時下的所謂覺青,在政治立場上其實南轅北轍,如果他們後來取得成功,或許就會像現在大陸的離休幹部一樣,而這些要是看在現在的覺青眼裡,恐怕就是「威脅」台灣民主自由的共黨高官,這是多麼諷刺的畫面。

為共產主義拋頭顱

換言之,追求轉型正義的人,只能在國民黨的鎮壓手段上打轉,不敢觸碰具體的思想內容,因為他們不敢面對當年台灣進步青年對紅色祖國的嚮往,他們為共產主義拋頭顱灑熱血的奉獻犧牲,與當代台灣視共產黨如洪水猛獸,恰好形成鮮明對照。

有意思的是,當人們在為國民黨的殘酷鎮壓而感到憤怒時,大家也沒有注意到,當時敗退來台的國民黨竟然站穩了腳跟,在大陸氣勢如虹的共產黨最終沒有在台灣內部爭取工人農民的支持。

當轉型正義的史觀將注意力集中在軍情特布建的天羅地網時,實際上當年國民黨在台灣實行土地改革、推動三七五減租,取得了共產黨在大陸實施土改類似的成績,一樣有助於爭取民心,在這種情況下,共產黨在台灣只能爭取知識分子的支持,反而不像在大陸那樣可以將影響力擴及更為廣大農民群體。

有人說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也有人說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顯然,我們都在見證這種歷史的建構。

(作者為《旺報》特約主筆)

#台灣 #返校 #自由 #共產黨 #白色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