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7日是海軍官校校慶,對一個四面環海、本應是海洋國家的我們,對這個日子卻沒幾個人會有所感。回想過去曾有幸多次接待日本海上自衛隊的退將們,每於晉見李登輝總統時無不諄諄建言要注意「海上交通線安全與神盾艦」。前者是以第二次大戰日本戰力枯竭瀕臨困死的實際教訓為戒;而後者則是兩國海軍未來極可能在同一海域從事相同的作戰任務(護航),或許會有協同的需求。

但是遺憾的是,後繼的政軍高層始終無法接受四面環海的現實,仍對陸地決戰心嚮往之。這種固若磐石的軍事戰略思維,何曾容得下絲毫海軍戰略?

以海上交通線安全為核心的海洋戰略,根本排不上國家戰略優先之列,甚至概念淡泊;至於響應政府落實印太戰略,原本運用海軍「在場」展現我國對台灣周邊的制扼海域據掌控的戰略優勢,但在主事者根本就沒有海洋意識下,「張鳳強」的禁制惡夢仍使海軍走不出去。讓國家戰略流於空話,徒自損信譽而已。

海軍尋求新的巡防艦主要是維護海線安全,擬取代現有已達壽期終點的諾克斯級艦,以及作戰能力已無法因應新威脅的成功級、派里級、與拉法葉級艦。傳統低組合、低能力的巡防艦已經不足以在高威脅環境如東海、台海和南中國海存活,更完全不敢奢望反制與日俱增的威脅了。

新的巡防艦絕不是找另一種4000噸的船取代原4000噸的成功級或是派里級,而是要以具備能反制新興威脅的作戰能力為導向的新巡防艦。我們早在30年前規畫先進戰鬥系統艦時,載台就是將成功級加長、加寬的。噸位的增加根本不應該是問題,那是因為原規畫為雙體船,空間足敷安裝戰系,現因船型改為傳統型才產生問題。聽說有人堅持噸位不能超過4000噸,甚至願意將戰系降級,我的看法這樣不如不造,如果船出去連存活都有問題,還談什麼護航!

不要自陷於巡防艦的困境中,新艦必須能反制未來威脅,這是絕不能退讓的底線。噸位與預算超過的問題是必須重新向上級說明和爭取的,我們懇求上級能站在更高的高度看這個問題。海軍自己也必須向全國民眾保證,維護海上交通線安全確保台灣油、糧和氣(發電用的天然氣)供應都無虞匱乏,海軍將一肩挑起此重責大任。

台灣是一個四面環海的海島,希望全國民眾支持海軍。請給海軍一艘銳利的快艦(劍)能劈鯨斬蛟!這也是我國海軍第一次建造我們真正需要的軍艦,其意義非同小可。在校慶日特呼籲數以千百計的海軍後繼者們,請大家支持。

(作者為海軍退役中將)

#海軍巡防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