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縱有父親的蔭恩與提攜,他也必須在重重路障中發展自己的政治實力和收編人馬,王昇、李煥都是「太子派」健將,而「夫人派」的基本成員則為酷愛躲在幕後出主意的孔令侃與孔令偉兄妹、少數黨國元老,以及在他們縱容下的官邸嘍囉。

二小姐有夫人撐腰

跋扈倔強而又為宋美齡所溺愛的孔令偉(孔二小姐),深化了蔣經國與宋美齡的侷促關係。熊丸說:「有好幾次,經國先生要我轉報夫人處理一些事,但若二小姐不同意,則夫人往往也不會同意,我不知該怎麼辦時便乾脆不報不答。」又說:「二小姐與經國先生兩人完全不對味,很多事情都合不來,讓夾在中間的我實在頭痛。……外面的人都說經國先生與夫人處不好,但其實經國先生是與二小姐處不好,而非與夫人。因為經國先生有許多見解報告給先總統後,先總統有時會把經國先生的意見告訴夫人,而夫人又會把意見告訴二小姐,二小姐往往反對,夫人又把二小姐的反對意見告訴先總統,先總統有時也會修改經國先生的意見,造成經國先生心裡很不痛快。經國先生與二小姐兩人表面看來都客客氣氣,但暗地裡卻互不搭調,意見總是不合,讓夾在中間的我感到十分為難。其實他們倆也沒什麼過節,只是兩人的個性都強,經國先生又看不慣二小姐許多作風,二小姐對經國先生的許多意見也不滿意。但因二小姐有夫人撐腰,所以經國先生對她也莫可奈何。」

蔣經國在日記上與回憶文章裡,幾乎從未提到和他毫無血緣關係的繼母與弟弟蔣緯國,亦鮮少道及其妻蔣方良,其目的自然是要凸顯他和父親的密切關係及傳承意義。

其實,宋美齡再厲害、再想糾合當年孔宋黃金時代的力量和「元老派」的勢力,亦鬥不過蔣經國,因為蔣介石支持經國,他要經國維持蔣家江山。蔣經國的權力越來越大,他管思想、言論、特務、政工和青年;更重要的是,他要防止阻礙他接班的政敵坐大,包括宋美齡在內。宋美齡的權力和聲望,就像臺灣的國際地位一樣,一天不如一天,已成不可避免的趨勢。

經國先生喜怒不形於色

作家江南在《蔣經國傳》中說:「(一九五五年)國軍被迫自大陳撤退,久已消失的悲憤氣氛,重臨全島。但以蔣夫人為支柱的華美協進會,由陳香梅出面,假空軍總部大禮堂,舉行島上有史以來首次的服裝表演會,介紹流行美利堅的H線條洋裝,並將這場展覽會美其名為『服裝義演』。出現如此矛盾奢華的社會現象,自然為衛道之士痛心疾首。義演當晚,由軍人之友社總幹事江海東帶頭,率領同志一批,在仁愛路攔阻赴會的汽車,用行動表示沉重的抗議。華美協進會來頭如此之大,是晚應邀赴會的有美國大使藍欽等各國使節及夫人,盡是得罪不起的貴賓,江海東太歲頭上動土,經夫人向蔣先生(蔣介石)具報,蔣衝冠一怒,下令將江扣押。江是太子系的人物,當時的分量,不下於王昇、江國棟等人。假使非仰承旨意,他敢去掃夫人的興嗎?所以,經國被牽涉到這個不愉快的插曲中,一般的說法,是經國和夫人鬥法的另一回合。」江南又說:「江海東在(臺北)西寧南路三十六號的保安司令部保安處,名義上受監禁,暗地裡受到彭孟緝的優待。三個月後,恢復自由;那幾乎是人人能夠想像到的結果,是經國打的圓場。」不久,國民黨七屆五中全會通過蔣介石所提「厲行戰時生活」議案,此舉被認為是蔣介石在「時裝表演」風波之後支持蔣經國的明證。

一九六七年,宋美齡希望她所賞識的陸以正出任新聞局長,蔣介石也同意了,在紐約的陸以正準備搬家回臺,走馬上任。人事命令正待發表之際,驟生變化,陸以正的名字被撤下,換上了魏景蒙。封殺陸以正任命案的人就是蔣經國。陸以正沒當上新聞局長的重要原因是,他是政校(國立政治大學前身)十三期的學生,十三期學生當年在大陸曾激烈反對蔣經國出任教育長,小蔣恨透了這批政校學生。

熊丸說:「經國先生是個喜怒不形於色的人,不像老總統一看不對便當面講。在我認為,老總統是位較仁慈且顧念舊情的人,經國先生則是是非分明,卻不念舊。只要你做錯了,就算你是皇親國戚他也照辦,例如王正誼、衣復恩等人便是如此。」又說:「經國先生是那種城府很深的人,沒有人看得出他心裡究竟在想什麼。他表面上好像對你很好,其實可能早就想擺脫你。他之如此深沉,可能部分受到俄國共產黨的影響。由於他掌管情報,情報來源很多,所以他身邊每個人有什麼情形他都知道。他不像老總統那樣念舊情,所以在他身邊的人都有一種伴君如伴虎的感覺,大家都想盡量離他愈遠愈好。」

和宋美齡不同的是,蔣經國的俄籍妻子蔣方良早已學會如何在第一家庭裡,做一名「默片」的主角。蔣方良在蔣家的生活,其實就是一段漫長的調適過程,她要學做中國人,更要學做蔣家的人;但是,她很快地發現,她的婆婆宋美齡並不是她的偶像,也不是她能夠模倣的人,她的出身與背景和宋美齡差太遠了,個性亦大相逕庭。(待續)

#宋美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