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動亂參與者多半是年輕人,甚至包括高中生和中學生,他們都是1997年以後出生的,根本分不清97前後香港的差別,但卻一味想像港英時期的香港有多美好,有所謂的民主自由,而今天的香港則是昏天暗地,毫無希望。這種幻想是從哪裡來的?其實,沒有大陸提供龐大經濟腹地,包括直接的經濟支援,哪有香港的繁榮?香港年輕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吃什麼飯,反而向只會說空話趁火打劫的美、英等國求救,毫無民族羞恥心。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根據香港民調,18歲以下的香港人自認為是中國人的只有3%,其實這正是問題所在。一國兩制的根本問題就出在這裡,如果兩制中的一制是完全沒有國民精神教育的,那麼長大的小孩根本沒有國家認同,一國的基礎就無法鞏固,兩制也就無法維護。不管是哪一個國家的教育制度,兒童們從小一定要接受國民精神教育,培養愛國情操,長大後才可能效忠國家,沒有一個國家例外。香港要鞏固一國兩制,只能從貫徹國民教育開始。

其實台灣也有類似的情況,儘管程度比香港輕微,但也快速惡化中。李登輝時代教育培養的孩子們,已經長大成人了,都有40出頭了,有著明顯的自我殖民的現象,老想像活在日據時代有多美好,更小的一代幻想得更嚴重,簡直跟呆子沒兩樣。其實他們都是在台灣光復3、40年後出生的,如果他們的父母親生在日據時代,年紀也很小,根本沒有什麼真實的生活記憶,所謂美好的日本時代,是掩飾自己當前的軟弱和無自信所產生的自我幻想罷了。

這邊舉一個明顯的例子,30年前開始台北有一家專門賣台灣主題,同時彰顯台獨意識的書店「台灣的店」,裡面不僅放台獨主張的書,也放早期因主張統一坐牢的台灣人以及參加中國共產黨的台灣人所寫的書,甚至連我出版有關早期台灣紅色革命遭受血腥鎮壓的畫冊,也被擺進裡面。至於台灣人在日據時代反抗殖民統治的書更不在少數。

換句話說,早期反抗陣營中的台獨人士,並沒有崇日的情結,甚至對日本人的統治相當厭惡,對早期台灣反對者無論什麼主張,都保有一定的敬意,也視他們為台灣人奮鬥的一部分,因為他們清楚認識到,反對者無論是什麼主張,都付出了自己的青春歲月,所以也有一份潛在的相惜。

至於今天的台獨文化書店則是以南部的「聚珍台灣」為代表,則是截然不同的精神面貌。這一代台獨沒有吃過任何苦頭,表面上的文化產品製作自以為有質感,其實工藝技術是三流的,數位上色的技術很粗燥,連天色、膚色以及群眾人物多層上色的技法原理都不知道,彩色圖像印刷品質低劣,加上史識低能,內容都是撿現成東湊西湊,成天幻想日據時代有多美好,在很小的圈子裡相互吹捧,顧影自憐,喃喃自語,而且只有台獨主張的台灣人,以保證迷幻藥的純度。

這就是李登輝自我殖民教育產生的弱智台獨,比他們前輩的膽識、原創以及戰鬥的精神,實在差得太遠了。基本上只是一個台獨消費者以及自我殖民的幻想者。要挽救這種下一代的虛無精神狀態,台灣有必要再次去殖民化,以及重振原有國民精神教育。

#台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