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當前中國金融市場形勢來說,官方肯定會認為很好。9月末國內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19.04兆元,同比增長10.8%;廣義貨幣(M2)餘額195.23兆元,同比增長8.4%;人民幣貸款餘額149.92兆元,同比增長12.5%。這些資料顯示,整個金融市場形勢都處於比較好的增長態勢下。還有,3大國有銀行(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交通銀行)最近公布的第3季業績顯示,其盈利增幅在5.2%-6%,全部優於市場預期,而且資產品質可望保持平衡甚至改善。所以,中國的監管部門對此信心滿滿,認為當前中國金融市場的風險是在可控的範圍內。

同時,最近美國資料研究機構howmuch.net根據《財富》雜誌的資料,綜合全球每日最賺錢的公司的排名,以企業每日盈利計算,榜首的公司只需不足5分鐘就能夠賺取100萬美元(沙烏地阿拉伯石油公司)。從統計資料中,前10名中主要為中國及美國公司,中美各占4家。上榜的中國公司是中國4大國有銀行,包括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及中國銀行;美國方面,科技公司及銀行各占一半,包括蘋果公司、摩根大通、Alphabet(Google母公司)及美國銀行。

看到這個榜單與上面的中國金融市場形勢聯繫起來,就能夠透露出許多有趣的資訊。首先,中國的金融市場結構始終無法打破。一是由銀行為主導的金融體系。中國這個以銀行為主導的融資體系,通過銀行體系的融資占70%以上的比重,再加目前國內銀行正在向綜合性業務發展(比如銀行理財及信託),把相應的業務加上國內銀行在整個融資體系中的比重會更大。9月末國內銀行業的總資產達277兆元,是國內上市公司的總市值5倍以上。還有,2018年國內銀行上市公司其利潤占整個上市公司的利潤41%。由此可見國內銀行業有多利害。

二是國內銀行體系始終是6大國有銀行及全國性的股份制銀行為主導,兩者的市場份額占比在55%左右,6大國有銀行占整個國內銀行業的比重近40%。中國的經濟規模總量這樣大,中國銀行業的資產規模如此之大(277兆元),在6大國內銀行占全國銀行體系絕對比重的情況下,中國國有大型銀行成為最賺錢的公司就水到渠成了。2018年中國5大國有大型銀行利潤達1兆元以上。今年前9個月,工商銀行營業收入在5846.84億元,按年上升8.3%。利息淨收入4531.46億元,按年增長6.97%;年化及淨利息收益率2.26%。2018年的格局基本上沒有改變,對工商銀行來說,今年的情況還更好。

其次,中國的銀行業為何是中國最為賺的行業?中國大型國有銀行為何是全球最賺的公司?即使目前全國經濟不景氣情況這種態勢也沒有改變。這可能與中國銀行業的貸款結構及房地產市場發展有關。就如2008年美國爆發金融危機之後,美國與歐洲的金融市場震盪不已,資產價格出現暴跌,歐美許多銀行破產等,但加拿大的金融市場那幾年則是穩如泰山,持續向好發展。何也?就在於當時加拿大也是以銀行業為主導的金融市場,而商業銀行的資產又是以房地產市場貸款為主導。當時加拿大居民的資產負債率達167%。但是,由於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之後,加拿大的房地產市場價格不僅沒有下跌,隨著央行貨幣政策寬鬆,銀行利率不斷下降,刺激更多的人湧入與房地產市場,反而讓加拿大的房價持續上漲,溫哥華及多倫多的房價更是快速上漲。只要房價在上漲,加拿大居民按揭貸款的負債率最高,對銀行來說,住房按揭貸款都是優質資產。加拿大的商業銀行既賺錢也能夠穩健發展。

目前中國銀行業的情況也是如此。10幾年來,隨著國內房地產市場繁榮,國內銀行業的資產規模也在快速膨脹,到9月末,國內銀行業的資產規模達到277兆元之巨,人民幣貸款餘額達150兆元。2018年4大國有銀行60%以上的資金貸款給房地產市場,如果加上住房抵押貸款,涉及房地產市場貸款的比重更高。10幾年來國內房地產市場價格只漲不跌,從而就沒有出現週期性的調整。在房價只漲不跌的情況下,銀行貸款給房地產市場的錢就不用擔心成不良資產,反之商業銀行一直認為給房地產的貸款(無論是企業的還是個人的)都是優質資產,特別是個人住房按揭貸款更是優質資產。

在房價只漲不跌的情況下,國內商業銀行只要把貸款貸出去就是利潤。而且,就目前國內商業銀行的利潤來源來看,75%以上的利潤來自淨利息收益。如果以9月人民幣貸款餘額150兆元,以工商銀行的年利率水準來計算,國內商業銀行2019年的利潤就可達到3.4兆元。這樣一筆輕易賺取的利潤,國內商業銀行為何不能夠成為最賺錢的行業,國有大型銀行為何不能成為全球最賺錢的公司?這也是為何國內房地產市場調控把「三穩」(穩房價、穩預期、穩地價)作為調控目標所在,就是要穩定房價。

但是,中國房地產市場價格就能夠這樣通過政策調控一直穩下去嗎?中國房地產價格10幾年只漲不跌的態勢也會這樣持續下去嗎?有人說,中國政府就是有能力打破市場鐵律或法則(市場價格有漲有跌),讓中國房地產市場價格一直漲下去,漲到天外去。當然市場是不會信這種邪,但是擺在面前的就是房價還在上漲。比如國家統計局公布的9月70個大中城市的房價資料,儘管官員們強調漲幅在收窄,但絕大多數城市的房價(新房及?手房價格)都在上漲。甚至於有所謂官方機構的報告,說當前全國的房價開始在下跌,9月下跌了0.001%。市場猜測這純粹是在玩文字遊戲。

中國絕大多數城市的房價沖得如此之高,中國住房的總市值遠大于歐美日本,在這樣背景下,中國的房地產市場無論是繼續以市場經濟運行還是不以市場經濟運行,估計誰也破不了市場的鐵律或法則,即價格有漲有跌,逆天而行,估計最後受到懲罰會更大。也就是說,只要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價格下跌,甚至於暴跌,那麼國內銀行業想這樣躺著賺錢的日子就會一去不復返,甚至於給銀行業帶來巨大的風險。而這些過度讓貸款壓寶在住房貸款及個人住房按揭貸款的銀行,其所面臨的風險更大。

也就是說,只要國內房地產市場價格下跌,甚至於暴跌,那麼給房地產市場的貸款就可能成為不良貸款,個人住房按揭貸款也可能成為負資產而不是優質資產了。估計多數商業銀行是無能力應對這種結局的。這也就是為何近50年來全球金融危機一次又一次的爆發,絕大多數都與房地產泡沫破滅有關。估計中國的金融市場也逃不出如來佛這只手掌。

再次,銀行業作為一種仲介服務機構,就整個社會的福利來說,其功能基本上是一種零和博弈或負和博弈(數字經濟有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去仲介化,去除各種仲介服務,以此來降低交易過程中的成本)。這裡不僅有銀行業所經營的成本轉稼給企業及居民承擔問題,也有銀行業為其短期利益導致整個社會福利水準嚴重受到損害的問題。特別是中國這種金融體制下表現得更為明顯。

比如,國有大型銀行成為全球最賺錢的公司,這就意味著中國金融市場不發達,非市場化程度高,讓低效率的國有大型銀行主導市場融資並以此謀取巨大利潤。而銀行仲介機構巨大利潤當前是所服務的企業及居民的成本。國有大型銀行通過特殊的制度安排所獲得的利潤越高,或越是賺錢多的公司,那麼國內企業及居民所要承擔的成本則會越高。這也是中國金融市場氾濫的流動性之所以很難流入實體經濟,而多數都在金融體系內迴圈的關鍵所在。

還有,當商業銀行為了獲得短期利益而對市場過度信用擴張時,這其實是在損害整個社會的長期利益或整體利益。因為,銀行體系過度的信用擴張,讓金融市場的流動性氾濫,讓氾濫的流動性在金融體系內迴圈,必然會推高各種資產價格。比如,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之後,美聯準把利率降低到極低水準,並採取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打造了美國股市10年大牛市,吹大了美國股市泡沫;中國央行另類的寬鬆的貨幣政策,則是把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吹大了再吹大。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股市泡沫或房地產泡沫破滅引發金融危機當然是要讓整個社會來承擔商業銀行信用過度擴張的成本。

所以,國有大型銀行成為全球最賺錢的公司已經向市場發出明確的信號,整個社會將要承擔其成本。所以,上述問題概括到一點,就是當前國內金融市場,在於制度體制嚴重缺讓無效率的國有大型銀行成為全球最賺錢的公司,整個社會正在及將來要承擔巨大的成本。這是當前國內金融市場困境與風險所在。(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易憲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