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局勢之所以複雜,是因為它承載著太多人的夢。俄國夢、伊朗夢、庫德族的夢、IS的夢,當然還有大家搞不太清楚的美國夢。

10月25日,美國總統川普說美國在敘利亞做得「非常好」,但在各方壓力,尤其是川普共和黨內盟友的壓力之下,川普的政策已經開始轉彎,一些部隊和裝甲車開始回到敘利亞東部產油區布防。白宮說這不是政策髮夾彎,因為美國打敘利亞戰爭的核心目的就是要消滅IS,重新布防敘利亞東部的油田,就是防止IS取得資源死灰復燃,和美國的戰略目標並無二致。但大家都知道,在川普背棄庫德族,讓俄國與土耳其部隊進入敘利亞北部之後,無論軍事上或政治上,都再也無法回到從前了。

批評者指川普的敘利亞政策沒有章法,讓俄國終得圓夢。俄國的夢是什麼?很明顯地,俄國填補了美國撤軍留下的權力真空,讓俄國和小阿塞德的部隊得以進入敘北前庫德族勢力範圍。小阿塞德往國家統一邁進一步,俄國也鞏固了她在地中海東岸的權力基礎,讓她有了在中東舞台施展的機會。

於是美國甫一宣布撤軍,普丁就立刻到沙烏地訪問,顯然想以俄國在敘利亞的海空基地為支點,以阿拉伯國家開始對美國的安全保障產生懷疑為時機,趁勢鋪開她整個中東的布局。

俄國在中東的優勢,在於她跟敘利亞大地上的各個競逐者─小阿塞德、伊朗、土耳其、庫德族都說得上話,所以可以扮演調停者的角色。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IS戰爭逐漸結束時,俄國找伊朗與土耳其開了幾次峰會。這3個國家在後IS敘利亞秩序重建上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是美國突然撤軍後,普丁只把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找去黑海邊的索契討論敘利亞局勢,卻沒找伊朗。伊朗是被排除在外嗎?

伊朗當然不可能沒有角色。我們先看伊朗的中東夢。

伊朗電視台不久前訪問了革命衛隊將領蘇雷馬尼少將。蘇雷馬尼是伊朗現在最受歡迎的將領,負責區域的政策,這也是他20年來第1次接受訪問。他先回顧了2006年以色列和黎巴嫩真主黨的戰爭。當時美國打伊拉克戰爭,20萬部隊切斷了伊朗與敘利亞、真主黨的連繫。以色列趁機對真主黨發動攻擊,伊朗稱為「33天戰爭」。美國當時揚言要重建中東秩序,結果沒有成功,真主黨存活了下來。

10幾年來,美國對抗伊朗陣營的戰爭全都失敗。伊朗對伊拉克的影響力更為鞏固;伊朗及其盟國打贏了敘利亞內戰;川普對伊朗的制裁也未能讓伊朗屈服。現在的美國既沒政治的決心,也沒軍事的能力去打一場中東的持久戰。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的同盟也不再鞏固。納坦雅胡忙於自己的政治醜聞,沙烏地與阿聯酋則開始與伊朗接觸。順此發展觀之,中東問題終究還是要靠區域國家的多邊外交來解決。

訪問中沒有多提俄國,也許俄國之後還是會與伊朗共商敘利亞局勢。可是我們還是可以看出,對中東而言,俄國和美國一樣,都是域外國家。川普抽身,是不想繼續陷入泥淖,俄國填空,是準備陷入泥淖嗎?IS若真復燃,就是俄國要對付了。俄國有夢,但這個布局和中東國家自己的夢又能相容嗎?有夢最美,但若夢夢相撞,又當如何?這都是將來很可以繼續觀察的脈絡。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俄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