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法學界受歐陸法系的德國影響至深,而德國遇到政治性高的爭議問題往往希望透過司法途徑來解決。我國政府高官中雖多有律師等法界人才,但處理港人陳同佳來台投案時,卻捨棄司法應先於政治的基本原則,將帶有政治意涵的刑事案件過度操作成政治事件。

尤其,行政院長蘇貞昌是執業過的律師,卻把可能擔任殺人罪嫌辯護律師者比喻為「魔鬼」,這並不是他忘記了律師的職責和誓言,而應該是他本來就無此初衷。

陳同佳案確實帶有政治意義,但若能在既有的司法途徑內「消化」掉政治衝突,本應是最佳與正當的選擇。民進黨政府為了選戰利益竟不此之圖,強力把司法案件轉換成政治事件,終因操作過頭,處處碰壁,反讓人看清了政治權力試圖干擾司法獨立的真相。

於是,蘇貞昌為了政治操作上失分的停損,不惜以製造假新聞的方式,編織了陳長文律師曾赴港「指導」操作陳同佳來台投案的謊言故事,還把與陳長文友好的前總統馬英九也打為「共謀人」,以及影射所有協助陳同佳來台投案者都是「中共同路人」。蘇貞昌把陳同佳來台投案操作成會對「保衛台灣」的「顧主權」產生負面影響,所以既敢於缺乏人性地說陳投案是「有好日子不過」,更還指鼓勵和協助陳勇於面對司法制裁者為「魔鬼和魔鬼中的魔鬼」。

不僅如此,蘇貞昌還和同黨立委「唱雙簧」,在立法院明確指示三審定讞就該執行死刑的個案,用意在於「嚇小孩」,嚇阻陳同佳來台投案。蘇貞昌毫不避諱以行政權干預司法權,且民進黨雖主張「廢死」,但他此刻卻從40幾位死刑犯中個案點名某案要執行。由此可見,具獨裁性格而官威大的蘇貞昌,為了捍衛民進黨的政權,早已把司法體制踩在腳下。

身為行政院長的蘇貞昌已失格,遠大發展的政策規畫談得少,卻常聽他「鬼話連篇」的選舉語言。馬英九說蘇貞昌「心術不正」已不適任行政院長,當是有理有據。然而,要蘇自覺政治道德有虧而辭職,這無異於狗吠火車,還很可能會得到他的一聲「哼」。

不久前,曾爆出行政院搶奪考試院主管研擬「政務人員法」的法制權,現在應可看出其端倪。「政務人員法」草案中訂有政務人員「因言行重大瑕疵,影響其聲譽及政府形象者」應辭職的規定,此即曾遭社會輿論諷刺為限制「大嘴巴」的條款。固然政務人員應負的「政治責任」不應轉換成法律責任,但該條款的目的就在「以求提升政務人員政治倫理之水準」。

現今面對蘇貞昌的「壞嘴巴」和內政部長徐國勇的「扯嘴巴」,才讓人恍然大悟,原來這才是行政院要搶奪考試院法制主管權的真正原因。

(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蘇貞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