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媒體報導,中美經貿磋商有最新的變化與轉機。中方代表劉鶴與美國貿易大使和財政部長穆欽通過電話,雙方同意在調整和維護各自的核心利益之下,就第13回合談判的若干技術性細節,先行確認已達成的部分文本內容。

中美透過電話溝通和高層間的直接諮詢,彼此確認的事項與範圍涵括了先前的貿易衝突,其中之一是美方就監管體系做調整,恢復中方熟禽肉與鯰魚類的產製品進口,而中方則順勢解除對於美國禽肉的進口禁令。同時,就肉品相關的公共衛生議題,雙方達成了充分交換資訊的共識。談判高層將再次通話,務必在11月舉行的亞太經合會前,由次長級的團隊完成工作磋商。

中美在前一次談判過程中跌宕起落,爭執重點是今年5月美方提出關於智財權保護的落實手段。但川普總統在9月即清君側,屬於鷹派戰將的國安策士遭到免職,緊接著限縮產品關稅的範圍和延遲加徵3成關稅稅率,逐步釋出了善意。

談判的重中之重,自然是在維護國格之時,還能展現彈性和有執行承諾的適切保證。目前可樂觀看待中美達成協議的可能,其一是美方的鷹派人士正逐一被勸退或是遭到媒體和行政部門的圍剿;同時,根據商會團體的調查,美國企業並不樂見到中美兩強的經貿關係持續低盪。最後,就美國與日本、歐盟的貿易赤字,美方陸續在TPP和TTIP等的談判基礎上找到方式來做化解。

可以想見,雙方不會輕易引燃科技冷戰或是做出生死力搏之舉。中美歷經過往兩年的拉鋸,戰略指導逐漸明朗化,政策暴走與生死決戰的氛圍漸次消退。為了紓解國內壓力,回歸經濟理性,已然是互有所求,也願意做出退讓而各取所需。

因此,美方對中國大陸的貿易考量可以聚焦和予以單純化。至於中方,因為以海外投資來達成技術引進和輸出建設能量等的規畫,逐一被歐美國家所限縮,甚至被徹底封鎖,種種的不如人意之下,回歸國際貿易的本質,並且下定決心執行「一帶一路」戰略,遠比融入歐美生產體系的路線更有可行性。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

#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