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皇德仁登基大典 全球政要齊聚安倍喊「萬歲」

日本22日舉行126代天皇德仁登基的「正殿之儀」,大陸派出二把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席典禮,為來年春天習近平訪日暖場。王岐山與日相安倍晉三及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會談,傳達習近平「原則同意」明年赴日國事訪問,日中冷凍將近10年的關係可能恢復。

自2010年日、中在釣魚台海域發生撞船事件,兩國關係急轉直下,其後更因野田首相「國有化」釣魚台使雙方陷入1972年9月建交以來的關係低潮,釣魚台爭端凸顯日、中的地緣戰略矛盾,台灣的戰略地位促使日本在日、中博弈中加碼台日關係。311震災台灣對日本雪中送炭,使台、日民間的認知情感急速升溫,根據2018年我國駐日代表處調查,台灣為日本人最具親近感的亞洲國家或地區,台日斷交後維繫雙邊實質關係的「七二年體制」因之漸趨鬆動。

相對於低迷的日中關係,台日關係水漲船高,2013年馬英九執政時期,雙方簽署《台日漁業協議》,對增進台日官方實質關係、保障台灣漁民捕魚權及東亞區域穩定都有很大的幫助。不過,依據民進黨的解讀,台日關係突破為天時地利,無關馬英九的對日政策,只因日本在對中戰略中需要台灣,我方可順勢而為,謀求與日本的安全戰略合作,共同對抗中國,此即為蔡英文近4年來的對日外交基軸。但形勢比人強,蔡政府3年來對日外交成果乏善可陳,與安倍家族及日本民間對台灣的友好形成強烈反差。

其實,日本外交極為務實,以國家利益為依歸,向來無涉首相個人的主觀好惡。為日本策定戰後國家基本戰略的吉田茂首相,在中共建政前曾言,個人雖恨極共產黨,但不論中國是紅的或藍的,中國仍是一個天然的市場,日本必須顧市場。依附美國絕非日本所欲,與新興的中國交好,以平衡美、俄兩強,謀取日本的獨立自主與國家安全,才是日本安身立命之道。

誠然,日、中仍存在歷史問題、東海爭端及不同的價值體系,但安倍與王岐山會談時直言日本不存在與中國對抗的選項。誠如中國駐日大使孔鉉佑所言,日、中應「增強夥伴意識,摒棄對手思維」,因彼此是搬也搬不走的鄰人。

對台灣而言,日本無疑是美國之外的最重要與國,與日本交好為藍綠共同的外交訴求,但兩者對日外交路數殊異。馬英九執政時的台日關係諸多突破,關鍵在於兩岸關係良好,提供台日關係諸多槓桿,撬動日本鬆開「七二年體制」的桎梏。但蔡政府對日訴諸台、日特殊情感,期待日本成為其「反中」、「抗中」的靠山,甚至為台灣挺身而出。蔡英文的「感性」不僅強人所難,更使台灣重新變回日中關係的問題,因而迫使日本在兩岸中以「理性」二擇一,徒損台日關係。

王岐山與安倍會談時,要求日本恪守日中四項政治文件確立的原則,穩妥處理台灣問題,安倍回應「願妥善處理台灣等敏感問題」。大陸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26日也在第15屆「北京—東京論壇」上,要求日本在台灣問題上「重信守諾」。不禁啟人疑竇,台灣是否繼1972年再度被日本所棄,待來年習近平訪日時,雙方共同發表「第五項政治文件」,重新拴緊「七二年體制」。

日本人的語言文化深諳創造性的模糊,使得日本在「七二年體制」下,得以避免「二擇一」的外交尷尬。日本評論作家野島剛認為「中國很重要,但是台灣很特別」。因此,日中關係改善是真的,台日友好亦是確實的,日本人表達上的「建前」與「本音」看似矛盾,實為一體,兩者間並無真假的問題。

不理解日本對華政策的特殊性,諸如在「國慶賀電」上出口轉內銷,為蔡英文連任趕業績的政治操作,只會落得日本對台灣聽似絕情的澄清。日本「一中政策」的「建前」中寓含「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的「本音」,只要兩岸心照不宣,自可各自解讀,此亦維繫兩岸關係無可或缺之智慧。

接受了這個事實,蔡政府就無須在台日關係上「強迫取分」,拉安倍為「兩國論」背書,習近平若有意改善中日關係,也不致強迫日本斷絕和台灣官方的交往,而安倍熟知武士道哲理,當會兼顧日中關係的「義理」及台日關係的「人情」。不過關鍵在民進黨政府,不可在「兩國論」上走得太遠,迫使大陸施壓日本在兩岸間做出選擇。

#安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