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位青年「犀利拷問」 韓國瑜親拉年輕票

這次總統大選,綠營支持者對韓國瑜講的每句話,幾乎都嚴挑苛選地批判,甚至扭曲。綠營這種選戰打法,說實在的,就算孔子、孟子等古之聖賢,或者歷朝歷代的詩仙詩聖,穿越時空來到台灣,也會被這些綠營的口水,吐到不成人形。

我們暫不拿「文字獄」或者「莫須有」之類的東西,來指責綠營對韓國瑜言行挑刺的作法,就以一些「綠嘴巴」最近連連指責韓國瑜失言的內容來看,我們總覺得這些名嘴的綠,不只綠得夠深,還不分青紅皂白,寬以待己,嚴以律人。

李登輝前總統時代,不論是公開演說,或者簡短的政策論述,經常講得不清不楚,引發爭論。當時,支持李登輝的綠營人物不僅給予包容,還取了個相當有趣的詞彙,說李登輝這是「跳躍式的敘述」。

民進黨在野的那段時間,不論是民進黨內的菁英,如蘇貞昌者,或是各地方的一些小頭領,在對地方民眾談到民進黨的政策,以及批評國民黨施政的時候,使用的語言經常是粗糙不堪。對這樣粗鄙的語言,民進黨這些人還相當自豪地說,這些話,就是「人民的語言」,是最貼近民眾的語詞,具「草根性」。

後起之秀台北市長柯文哲是另一個例子。柯文哲談政治經常前言不對後語,思路、語句也是常常斷斷續續,連不到一起。偶爾他還會說重了,或者說錯了一些話,弄得還得公開收回這些說出去的話,並道歉。

當綠營支持柯文哲跟國民黨拚的時候,他們把柯文哲沒有把關的語句,美化成「政治素人的語言」,還讚揚柯文哲的這種「素」,就是沒有受到政治汙染的清流。於是柯文哲,就變成了人人口中稱頌的「柯P」。

如果「柯P」是政治素人,韓國瑜比他葷不了多少。若是講說話的親和力,韓國瑜也絕對不比「柯P」差。可是就因為韓國瑜在這回的總統大選中,給予民進黨的蔡英文極大威脅,很可能讓蔡英文連不了任,因此,民進黨、綠營的一些傳聲喇叭,才把韓國瑜的草根性語言扭曲成「粗俗、失言」,甚至罵他「物化女性」,還把韓國瑜的「草根」,故意打成「草包」。

舉個綠嘴批韓國瑜的例子。9月8日,韓國瑜在一場演講中,把兩岸關係比成「王八蛋和爸爸」的關係,也講到清朝有犯貪汙 被抓的人,辯稱是為了要籌錢「反清復明」;因「嫖妓」、「玩女人」被抓的人,也說是「反清復明」。

只要聽了韓國瑜整段談話的人都可以很清楚知道,韓國瑜當時是藉由這段比喻,批評一些嘴巴高喊台獨的人,自己都不相信真能台獨。韓國瑜也是藉此告訴在座的人,有些政客用「虛幻的口號、虛假的面具,然後講一些自己都不相信的話,去唬弄蒙蔽大眾」。韓國瑜的意思是提醒眾人,不要被虛假的政治口號騙了。

結果,綠營這些綠嘴就斷章取義地挑出「嫖妓、玩女人」這句話,抨擊韓國瑜「你到底是多想那個SEX啊?受不了耶!」,還引經據典罵韓國瑜講「王八蛋」是如何的不當。但他們都忘了,韓國瑜講的貪汙犯貪錢,辯稱為了「反清復明」,還有個中華民國現代版的陳水扁,當年被查辦貪瀆海角七億,不就曾經辯稱,他是為了籌措台獨運動基金。

如果照綠嘴們的這種扭曲挑刺的思維,我們幾千年前的聖賢,不論是孔子、孟子,都逃不過他們的利嘴。孔子曾經說過:「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孟子在和告子論道時,告子也說過:「食、色,性也」。這些綠營的人難道就可以指責這些贀者老不修,講什麼「色」、「欲」、「性」,他們「多想那個SEX啊?受不了耶!」

再拿大唐王朝時期的詩仙李白來說,李白在他的秋浦歌裡,有「白髮三千丈,離愁似箇長」的詩句,千古傳頌。但這詩句要是落在這些綠營的毒舌下,很可能就被罵作是「你想扮鬼嚇人,除了鬼,誰還會白髮三千丈!」而「離愁似箇長」的「箇長」,會不會被綠嘴講成「性」關聯,我們更不敢想了。

其實,從這些事實看,大家都可以很明白的看到,不是孔孟或者韓國瑜講的話「受不了」,而是這些被政治立場扭曲了心理和思維的綠營支持者,刻意以「文字獄」的模式,斷章取義醜化韓國瑜的「草根式」語言,才真正讓人「受不了」。

俗話說「話糙理不糙」,最能形容草根性、貼地性語言。韓國瑜的韓氏語言,用詞雖糙,但其理不糙。綠營這些支持者知道韓氏語言的草根威力,情急之下,只能亂批胡打一通,韓國瑜不必理會。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