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多前太陽花學運群眾占領行政院台北市警察驅離案,有29人提出國家償賠訴訟,要求台北市政府和台北市警局賠償。台北地院認為警察帶警械執行驅離勤務合法,但造成民眾受傷,手段「違反比例原則」,判決北市警局賠償14人計111萬1570元;另15人國賠求償被駁回。

所謂比例原則依《行政程序法》第7條規定:「行政行為,應依下列原則為之:一、採取之方法應有助於目的之達成。二、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三、採取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簡言之,執法之公務員行政作為不能「太超過」,否則即違反比例原則。

然而,當年太陽花學運的群眾在串連聚集鼓譟下,對執法人員簡直殺紅了眼,已經目中無人。筆者當時正由忠孝東路走到鎮江街口等綠燈,目睹現場群眾攻占行政院,他們破壞鐵絲網翻牆進入行政院時,動作敏捷迅速。太陽花學運持續長達近1個月,警察勤務無比繁重,台北警察個個日夜無休,弄得人仰馬翻。筆者曾經過中山南路時看到員警步履蹣跚,想必因徹夜執勤而無法正常作息,內心不禁為警察叫屈。

然而,本次國家賠償案卻判決北市警局須賠償,金額雖不多,但象徵意義卻極巨,否定並抹殺了警察執法之公信力。國家賠償乃是以執法機關「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權利」作為要件,試問,警察依據法律執行公權力何來不法?還是這項判決要肯定民眾行為合法?至於執法有無過當違反比例原則,群眾在抗爭現場情緒必然受到刺激,極容易衍生出諸多脫序行為,非一般常態理性可以控制,否則怎麼會有群眾強占立法院20多天,又進入行政院破壞公物、竊吃太陽餅等的非法脫序行徑?

群眾抗爭現場狀況瞬息萬變,執法員警若無法採取有效反制,恐怕無法自保。假如有朝一日抗爭現場移到法院,法官會希望警察有怎樣的執法比例原則呢?

法院判決執法機關須賠償,無非是要警察打不還手,如此將助長日後群眾運動更加劇抗爭,亦會使警察產生少做少錯、不做沒錯的心態,在執法上消極不作為。民主的基石奠定在法治,各民主國家對於執法人員都充分尊重與保障,以維持法治的穩定。當警察無法或無心扮演維護治安、打擊不法的中流砥柱時,受傷害的將是全社會。(作者為台灣警察專科學校兼任副教授)

#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