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修法管制「中共代理人」挨批假國安之名,操作選舉利益。(本報系資料照片)
綠修法管制「中共代理人」挨批假國安之名,操作選舉利益。(本報系資料照片)
7月8日,國民黨立院黨團舉行「中共代理人修法」記者會,批蔡政府操弄兩岸議題騙選票。(國民黨立院黨團提供)
7月8日,國民黨立院黨團舉行「中共代理人修法」記者會,批蔡政府操弄兩岸議題騙選票。(國民黨立院黨團提供)

本次立法院會期原本是要先通過總預算後再進行法案審查,但民進黨團卻變更議程,將原本欲緩推的「中共代理人」相關法案,一併包裹付委審查,引發極大的爭議,也使台商相當擔憂。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強調,此項立法與台商無關。只是未來無論如何整合這些錯綜複雜的法律提案,一旦通過,不要說台商,任何人皆有受此法處罰的潛在危機。

關於中共代理人法案,無論是立特別法,或於《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增訂,都會馬上面臨所謂「中共」如何定義的問題。綜觀目前立委提案,對於中共的界定,不僅是大陸地區的黨、政、軍組織,還包括具有政治性的機關,甚至是涉及對台政治工作、影響國安或利益之組織。由於「政治性」的定義極不明確,又包山包海,即便是民間組織或團體,只要大陸政府有補助,恐都會掉入此法的框架中。

更麻煩的是,在兩岸交流頻繁的現今,如何界定「代理行為」更為困難。目前所提的法案幾乎都以我人民為中共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或接受指示、委託危及國家安全之政治宣傳,即屬中共代理人,致得進行法律究責。但所謂危害國家安全,尤其是政治宣傳,實屬於極不確定的法律概念,違反了法律明確性原則。

何況,相關提案對中共代理人並非僅處以行政罰鍰,而是採取刑事處罰,且法定刑多規定在5年以下有期徒刑,甚至還有比照外患罪處到7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提議。如此的重刑對待,也嚴重違反罪刑相當原則。更糟的是,所有提案皆賦予主管機關,即陸委會,在懷疑某人可能是中共代理人時,可要求其說明,若拒絕說明、說明不清或虛偽陳述,還可處罰鍰,甚至刑罰。如此的規定既侵害不自證己罪權,且在虛偽與否完全由陸委會恣意認定下,陸委會幾乎擁有與法官相等同的權力,違反權力分立的原則。

若瑕疵重重的中共代理人法案通過立法,首當其衝的恐怕是台商,未來將動輒得咎,但陸委會的保證是否表示未來可以明文排除台商?法律必須具有一致與普遍性,將某種對象排除於法律適用之外,違反憲法平等原則。更何況,與大陸交流者眾多,像學術團體、教師和學生也和大陸有許多往來,如果陸委會可以主張該法不影響台商,那基於學術自由的保障,教育部是不是也應出面保障大學教授被排除於該法的適用呢?

中共代理人法案不是排除哪些對象的問題,也不是官方喊話叫台商安心就可以解決的,而是根本不應該立此惡法。民進黨過去在威權時代力爭百分百的言論自由,如今全面執政了,這份初心到哪裡去了?

(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兼刑事法研究中心主任)

#中共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