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兩岸停火的發展,蔣經國總統以三民主義之自由、民主、均富為號召,為和平統一的基本方針,但堅決反對一國兩制。一九八七年,他宣布解除戒嚴,開放大陸探親,行之多年的三不政策開始鬆動。尤其兩岸停火了,戒嚴解除了,兩岸人民非法交往日甚,以大陸人民偷渡入境最為嚴重,拘留於靖廬者曾達數萬人,並於強力遣返時發生跳海和悶死的悲劇。

一中各表的由來

基於人道的立場,急謀解決,乃由兩岸紅十字會,於一九九零年在金門開會,達成合作遣返的協議。這是兩岸四十多年來首次的非官方接觸,金門由交火的第一線,轉為談判交流的第一線,時任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祕書長的陳長文律師,在談判過程中貢獻至鉅。

顧及兩岸人民交往日漸頻繁,有關權益或糾紛日多。兩岸官方雖拒絕接觸,但也分別成立海基會與海協會,以資深望重的元老擔任負責人,透過白手套的方式,處理人民之間的事務性問題,為兩岸官方的共識。惟兩會會談前提是在一個中國的原則,這是首要的政治議題,必須先行確立。

兩岸代表乃於一九九二年在香港開會,討論一個中國的原則。大陸說,一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說,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雙方均堅持己見,無法達成書面協議,但最後達成共識,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一個中國的內涵,由各自口頭表述,此即一中各表的由來。

九二共識在磨合期間,常有分歧的表述。大陸方面一貫說法就是:雙方以口頭聲明的方式確認「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係以「一個中國」為主體,諱言「各自表述」。

臺灣方面說法:「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是對於它的涵義,雙方同意用口頭聲明方式作各自表達」,強調「一中各表」的意涵。

所謂「一中原則」,中共初期說:「世界只有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我們當然不能接受。後來,中共則改稱:「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臺灣都是中國的一部分,現在尚未統一」。這種說法是客觀的,似可見中共的態度漸趨理性。

新加坡的兩會商談雖無九二共識的名詞,但以後蘇起先生定名九二共識,各方稱便。二○○八年三月底,美國總統小布希與胡錦濤通電話,正式提出九二共識,為日後兩岸三方合作的基礎,大陸則引伸出依九二共識,兩岸和平發展。

自此,一九七九年迄今,近四十年可謂為兩岸交談交流時期,就當初我方主觀、片面通過的「國統綱領」而言,兩岸的和平發展過程,實與國統綱領所擬若合符節。我以九二共識形成過來人的身分,對九二共識有幾點基本的看法:

(一)現階段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以共識為基礎。所謂政治協定、軍事互信協定,在可預見的未來,是不可能的,非必要的,非急迫的。

(二)共識是沒有文字的協議,民進黨以找不到文字協議,即視九二共識不存在,這是昧於事實的狡辯。難道停火沒有文字協議,民進黨就可隨時對大陸開火嗎?

(三)九二共識的磨合是漸進的,從「上海公報」起算,前後長達三十多年,得來不易,是兩岸和美國三方的共識。

(四)九二共識是臺灣人民現階段安全福祉的保障。

(五)九二共識的基本路線,應為棄獨、不武、緩統。

(六)九二共識是走向和平統一的正道,統獨沒有模糊地帶,過去以中華民國為招牌的臺獨時機已過去了,站在中華民族的立場,以虛統掩護實獨的時代過去了。

(七)所謂和平統一,就是任何一方不以片面的意志,強加於對方的統一,是從和平發展中培養雙方統一的共識,臺灣人民對於所不同意的統一條件具有充分的否決權,已使臺灣人民在中華民國憲政法統下立於不敗之地。

台獨份子曲解台灣地位

就臺灣而言,抗戰勝利,臺灣人民是最大受益者,但臺獨份子卻以美機轟炸臺灣等事,強調臺灣是抗戰的受害者,並誣指國民黨是外來政權、流亡政府,欺壓臺灣人民,以作為臺灣地位未定論,妄圖臺獨自認的正當性,否定臺灣與抗戰關係,因此隱埋了抗戰歷史真相,不承認臺灣光復節。故唯有還原抗戰歷史真相,才是消滅臺獨意識的正本清源之道。

編按:臺灣地位未定之說出現於二戰戰後初期,由部分美方人士提出,認為臺灣的主權歸屬未定,須待太平洋地區恢復安全、對日本和平條約訂立、或經聯合國審議後才能決定。一九五一年日本與同盟國簽訂《舊金山和約》,僅提及「日本放棄對臺灣、澎湖等島嶼的一切權利、權利名義與要求。」更被臺獨人士列為臺灣地位未定論的主要依據。

近年,西方學者如英國牛津大學教授芮納.米德(Rana Mitter)著作《被遺忘的盟友》(Forgotten Ally, China’s World War II 1937-1945)一書,客觀地論述中國在亞洲戰場對二次大戰的重要性與貢獻,但戰後由於中國內戰的關係,以致忽略我們是二次大戰亞洲戰場的主角。米德教授所著是具有學術良知,能展現有關中國八年抗戰的歷史真相,本書應作為中國世代年輕人必讀書籍,歷史不應被自己所遺忘。(待續)

#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