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去年藍委記者會,批NCC態度偏頗。(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為去年藍委記者會,批NCC態度偏頗。(本報系資料照片)
【精彩】綠色控制ing 羅友志:90%媒體變成監督「反對黨」的反動黨

距投票日只剩下71天,最後無論投票結果,2020年總統大選是中華民國總統直選以來,政治力介入干預媒體最嚴重的一次。標榜自由民主價值的民進黨為了維護政權,濫用治政影響力與金錢操控媒體,棄言論與新聞自由若敝屣;在政治力控制下,媒體不監督執政黨,卻反過來監督反對黨,民主怪相令人啞然。

新聞媒體的「核心原則」包括發掘真相、效忠公民、獨立自主、監督權勢、公共辯論的論壇、新聞的完整性與比例原則、從業人員個人良知等,這些原則也是檢驗媒體表現的指標,很遺憾,許多台灣媒體對總統選舉的新聞報導、評論背離了核心原則與價值,瘋狂追求收視率、點閱率、商業利益。種種新聞亂象,媒體本身固然難辭其咎,更該追究的卻是黨政勢力的外部因素。

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引發了新聞媒體及學術界的自發性檢討,發現媒體出現政治立場「極化」現象,除了意識形態的偏見,媒體將複雜競選過程及議題套入簡單化的預製劇本中;閱聽眾透過社群媒體取得都是經過演算法篩選的資訊,缺乏多元辯論,造成「同溫層」效應;民調影響選民認知,也主導了媒體報導的方向,進而陷入領先者優先報導的「自我永續循環」中。

在這次總統選舉的新聞報導中,已顯現類似的謬誤現象,最特殊的則是政府及政黨的幕後操作。如主張在九二共識基礎上,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媒體被標籤為「紅媒」,「政治正確」成為決定新聞取向的重要因素,不但正確、平衡、公平內容難求,媒體更成為製造社會對立的工具。

媒體最重要角色就是「看門狗」,但民進黨政府過去半年的諸多重大爭議如總統府香菸走私案、立法委員陳明文高鐵300萬元遺失案、乃至蔡英文的博士學位及論文至今仍充滿疑義,但許多媒體主動放棄監督政府責任,只是象徵性報導,有的更甘願為「哈巴狗」,全力為政府辯護。但他們對在野黨的監督卻是不遺餘力,韓國瑜的一舉一動都拿顯微鏡檢視,隨時加以口誅筆伐,成為圍毆韓國瑜的「打手」,所有新聞原則與理念都拋諸腦後。

「黑韓產業鏈」更是台灣民主政治及新聞媒體的獨特現象,許多媒體完全背棄了新聞人員的良知,公共政策論壇被用來討伐異己,政論節目充斥嘲諷、辱罵、抹黑韓國瑜,台灣選舉經常是「負面選舉」掛帥,公共政策從來不是重點,民進黨最會選舉的評價絕非空穴來風。

韓國瑜最近提出系列重要政見,民進黨一定在第一時間透過所有管道予以全面否定,即使是相當成熟、可行性極高的青年學貸議題,民進黨甚至未經理性思考就質疑可能會被學生拿來「套利」。但另一方面,任何民進黨的所謂政績都被大肆渲染,台灣獨創的單季亞洲四小龍經濟成長第一,民進黨政府洋洋得意,老百姓卻完全無感;只是在某項競爭力評比中的「創新能力」名列第4,就搖身一變為全球4大「超級創新國」之一,多數媒體完全配合政府操作,難怪傳播學者認為台灣媒體可與弱智畫上等號。

對於新媒體的掌控,民進黨政府謀畫多時,從去年九合一選舉後,除了政府部門成立1450大軍外,黑手也伸入網路,透過網軍、側翼粉專全力黑韓,並壓制網路挺韓力量,民進黨已形成綿密的網路系統,這些龐大工程與運作當然只由政府主導才有可能。

民進黨利用雄厚的政治資源與預算,幾乎完全控制媒體,蔡英文在民調已保持相當領先,隨著選舉日接近,民進黨只會變本加厲,加速媒體對領先者有更多、更正面報導的循環,使這場原本就有利執政者的選戰更為不公。

明年總統大選不單是決定領導人,更關係台灣未來前途,民進黨完全執政近4年,經濟遲滯、民主倒退、社會分化對立、兩岸關係空前危險,但媒體卻不監督執政黨。韓國瑜批判執政黨控制9成媒體,他呼喚:「台灣民主發瘋了嗎?台灣人民一定要站出來!」對抗傲慢、專橫執政者,身為第四權的媒體如果還自甘墮落,淪為政治打手或被商業操控,在網路快速發展的情況下,將很快被取代,從哈巴狗變流浪狗。

#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