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清德自民進黨初選敗陣後,隱遁了一段時間,最近又開始活動起來,且頗盡心地為蔡英文輔選。表面上,這是民進黨的利多,可以彌縫蔡、賴兩人之爭所撕裂的黨內部團結氛圍,如果能進一步達成「蔡賴配」,當然更足以為民進黨提振士氣,因此,民進黨中人可謂翹首企盼。

蔡賴之爭,社會上對賴清德失利於蔡英文挾持國家機器以及規則的一改再改之下,本是多有同情的,想來賴清德也未必服氣,故此頗有先遠離塵囂、靜觀其變的打算,或者在蔡英文依舊聲勢低迷時,猶有取而代之的機會。但眼看蔡英文的聲勢水漲船高,幾乎已經是「穩操勝券」了,賴清德大概也察覺到自己原有盤算不切實際,且亦唯恐從此就失去了可以再發展的政治空間,因此遂也大丈夫能屈能伸,逐步向蔡英文靠攏,將目標放在2024年之上。這對賴清德而言,雖非利多,至少也博個平盤,算是穩紮穩打的盤算。

不過,賴清德雖是在替蔡英文助選,卻尚未正式宣告同意擔任副手,其實也是考量到蔡英文「論文三門」的事件所隱伏的危機,「欲將以有為也」。隨著蔡英文「論文三門」事件的越演越烈,不但蔡英文本身的誠信已遭到各方的質疑,且蔡政府團隊因應方式的荒腔走板,更暴露出其無能的窘態,未來還有70多天,情勢將會有何變化,殊是難料。對賴清德而言,其實這是一個相當大的利多,一旦有變,他還是可以走馬換將,重新披上戰袍的。以賴清德的智慧,當然不至於輕易將「利多」轉成「利空」,如若擔任了副手,蔡賴之配成形,則轉副為正,幾乎就等於是「叛變」,否則,恐怕就無顏面取而代之了。

蔡英文當然巴不得「蔡賴配」早日成形,畢竟此舉攸關於獨派對她的支持度,賴清德的加入,對她而言是如虎添翼,可以專心致志於對付韓國瑜。但其內心恐怕也還是會擔心賴清德挾功自重,尾大不掉。

就選戰而言,「蔡賴配」絕對是好棋,是利多,但對民進黨而言,恐怕真的勝選之後,才是憂患的開始,誰規定副手就一定要當默默無聲的深宮怨婦?

不過,就國民黨而言,「蔡賴配」顯然就是相當大的威脅,目前韓國瑜的聲勢雖略有起色,但步武未齊、組織未定,還得有一段時間的整合,未來將如何因應,就是最大的考驗了。

民進黨目光短淺,但也正因短淺,故可以將目標定於眼前,目前唯一的目標就是勝選,繼續掌握權勢,因此容易同心協力,且不擇手段使命必達;國民黨瞻前顧後,既不捨過去,又妄想未來,處處為一己出路謀畫,故連眼前當下所應為應做之事都無法聚焦完成,故人各異心,心各異志。目前就看號稱「庶民總統」的韓國瑜能否打破國民黨這一個醬缸,重新改造了。危機正是轉機,「蔡賴配」看似韓國瑜的「利空」,也未嘗不能是國民黨體質改造的一大「利多」。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賴清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