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香港暴亂持續 港警向中視記者噴胡椒水

香港因《逃犯條例》修訂而引發的抗議活動持續近半年,抗議規模雖縮小,暴力程度卻日益升級,港府既無力用法律手段壓制,又無能用政治手段溝通化解。中共四中全會達成「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將以新的法律和執行機制解決香港問題,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隨即在上海會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看來香港問題的處理將進入新階段。

澳門10年前即已制定並實施《維護國家安全法》,香港相關的《基本法》第23條立法猶未實現,建立新法律與執行機制防堵國安漏洞,應是中共對香港形勢的階段性總結和政策性回應,北京治港思路已經有了新方向。

香港1997回歸初期,中央對港以平穩過渡為第一優先,並未介入管治問題。2003年爆發七一大遊行反對23條國安立法後,北京開始介入香港事務,2014年政改再次引發更大爭議,中央與香港關係益趨緊張,大陸國務院發布《一國兩制白皮書》,首度明示中央對特區擁有「全面管治權」。這回反修例風暴進一步繃緊中共中央與香港之間的關係。在多數港人看來,這是爭取民主與法治的自治運動,但在中共中央看來,是有人藉機操作「反中」和「港獨」,更有境外勢力推波助瀾,擔憂國家主權和安全將受危害。於是,在止暴制亂之外,如何在制度上彌補國家安全的缺口,成為中央必然與必要的舉措。

林鄭月娥上月的施政報告並未提及23條立法,甚至在記者會中說,任內推動立法的可能性較低。這個意向與中共四中全會公報的提法顯然有落差,港府是否將加快23條立法,或是由中共中央操刀直接制訂專法,引發關切與議論。北京從國家全局高度提出「建設健全特區維護國安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並將其列入國家制度建設的目標,《基本法》23條的問題層次遽升,將成為香港極為尖銳的政治問題,外界無不高度關注。

曾有記者在四中全會記者會上詢問,中央是否有具體措施,譬如由人大立法並授權國家安全體制在香港運作,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沈春耀未明確回答,只就原則作闡述,強調「將進一步健全中央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特別行政區行使全面管治權的制度」,絕不容忍任何挑戰一國兩制底線的行為,堅決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港澳事務和「分裂、顛覆、滲透、破壞活動」,他的答覆過於原則性,並不足以解惑。

沈春耀的回答最值得關注之處,是他提到完善中央對特首和主要官員任免制度、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釋法」制度,以及依法行使憲法和《基本法》「賦予中央的各項權力」,似乎顯示中央決意將「全面管治權」從這幾個方向進一步制度化。但他在談及「健全特區維護國安執行機制」時,則又明言「支持特區強化執法力量」,似乎反映北京當局認為香港特區政府亟需加強執法力量應付眼前亂局。

由此可以斷定,北京為了鞏固「全面管治權」,一方面將在制度上「完善國家安全機制」,另方面將在執行上補強港府管治能力。前者是從無到有,由中共中央擔綱,後者則是現狀加強,由中央全力支援港府。果若如此,則是港人說的中央決定「落重藥」插手干預香港事務。至於如何「完善憲法和基本法的實施制度機制」,則可推斷北京當局將以法律和制度釋放中央認定尚未運用的權力,包括:讓全國性法律適用於香港、審查香港現有法律的合憲性等。

具體作法可能是在香港完成23條立法前先實行「臨時23條」,活用或加強香港現行的法律來堵塞國安漏洞。其他做法則可能包括:人大代為立法保障國家安全,將全國性法律《國安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讓人大解釋法律,縮減港獨等問題在《基本法》保障言論、集會、結社自由等條文的適用。

不過,關鍵仍在港府,在北京「落重藥」之後,港府如果採強硬態度,在法制建設與執行上強渡關山,則可以預見香港目前的抗爭將更尖銳,「兩制」是否健全的爭議絕對將升級為「一國」是否被接受的問題。港府應該「對症下藥」,動用更多的資源解決街頭暴力問題,擴大溝通辦好11月的區議會選舉,與香港市民對話規畫雙普選路徑與時間圖,讓港人對香港前途恢復信心,並搭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計畫。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