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共和黨大老、眾議院前議長金瑞契近日為新書《川普vs.中國: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出版接受訪問,坦言自己過去「誤判」中國,以為中國將更開放、更自由,與全球規則融合,孰料中國實際上卻採「獨裁擴張策略」,呼籲美國人認清現況。金瑞契直言,習近平的「中國夢」和川普的「讓美國更加偉大」,相互排斥,兩種願景的競爭不可避免會有勝負。

長久以來,一直有一種「美國夢」的說法,意味著所有到美國這塊新大陸,來自五湖四海的人都懷抱著一種信念:只要我努力,就一定能出人頭地。曾幾何時,這樣充滿憧憬的「美國夢」近年來卻異化成了歐巴馬總統的「美國將繼續領導世界100年」,及川普總統的「美國第一」。

美國領導人一再強調美國是全球老大,美國將繼續領導世界,折射的就是美國日增的焦慮,越來越擔心美國老大地位的動搖。美國的焦慮是可以理解的,不僅在GDP中國作為老二與老大美國的差距一年比一年縮小,連從來是美國強項的科技,也出現被中國追趕,甚至某些已被超越的現象。金瑞契舉例,華為在5G上的進展,可能是美國遭遇的第一個重大戰略失敗。看來金瑞契所謂的「誤判」,更多地是沒料到中國崛起如此之速。事實上,讓美國感到霸權地位受到挑戰威脅的,何止是GDP與科技而已,製造業、軍購、太空、國際影響力等不同領域也都存在同樣現象,但所有這些,說到底,都是「競爭」,美國再不濟,也就是把老大位子讓給中國(比如5G?)罷了。真正讓美國感到巨大壓力的,恐怕是一種「鬥爭」──中美在西太平洋、在第一島鏈、在台灣的世紀大博弈。

這就與「中國夢」有關了。習近平2012年11月中共18大就任總書記後,正式提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願景。據了解,習當時也向黨內同志誓言,會讓解放軍在2020年前做好跨海攻台的準備。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應該作如何理解,需要滿足哪些條件?就字面上解讀「復興」,應是指讓當代中國的地位重新恢復到3000年歷史長河中最光輝的時代。最光輝,肯定是指綜合國力位居世界前段或第一,也同樣意味著國家治理對內上軌道,對外(國際)有影響力,這兩條,目前都在接近或實現之中,但偉大復興肯定也必須以國家領土主權的完整作為前提,這就與台灣有關係了。

2019年7月,中共發表最新版的國防白皮書,指出「 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完全統一,是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中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是以解決台灣問題,完成兩岸統一,是實現「中國夢」的必要條件。

誠如金瑞契所言,習近平的「中國夢」跟美國領導人強調的「美國優先」,是牴觸衝突的。對美國而言,台灣位處第一島鏈樞紐,絕不可失;對中國而言,台灣事關偉大復興,志在必得。台灣一子,牽動中美兩強的大夢與大局。何其幸也,何其不幸也。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