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政府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板上釘釘。蓬佩奧4日確認,美國國務院已致信聯合國,知會美國將啟動退出進程一事。

川普曾表示該協定是將「美國的財富轉移到其他國家」,並於2017年要求退出該協定。而此次確認退約決定時,蓬佩奧也重申川普的一貫立場,表示《巴黎氣候協定》對於美國經濟而言是「不公平的負擔」。雖然川普要「退群」的消息不算新聞,但這次是在大選進程中高調確定退約,意義有所不同。此番正式退約掀起的批評聲浪高過兩年前,不過,川普陣營更像是「主動約戰」,他可能很清楚此舉將招致競爭對手的口誅筆伐,但這都未超出其自身的出牌邏輯。

民主黨炮火猛烈

氣候變暖近年漸成熱門,目前多位民主黨總統競選人把氣候問題作為2020年總統競選的重要議題。據耶魯大學近期調查顯示,有70%的美國人認為氣候變暖正在發生,60%的美國人對該問題表示「擔心」。

果然,消息一出,從民主黨方面民調領先的華倫、拜登,到前紐約市長彭博,紛紛現身表態。彭博甚至已幫助領導一個由一些州與市組成的聯盟,該聯盟成員承諾按照巴黎協定減碳,和國家政策唱反調。

華倫則乾脆投書《衛報》,以一篇戰書式的評論直擊川普,標題諷刺川普是氣候議題的「首席否認官」,並表示他在白宮的日子不多了。

文章首先引用了川普政府去年自己釋出的一份報告,指出到本世紀末,氣候變遷將對美國經濟造成每年數以千億美元及數千生命的驚人損失。因而,華倫痛批川普不僅不採取措施保護美國人的生命安全和創造與新能源產業相關的高收入就業崗位,反而放任石油巨頭通過政治遊說決定美國的氣候政策。而現在,川普完全是這些財團求之不得的總統:持續在氣候問題上撒謊,同時讓那些汙染嚴重的企業回到美國本土、「毒害」美國的空氣和水。

華倫還以世界銀行的預測,強調《巴黎氣候協定》未來十年內僅在世界前20大已開發國家就能帶來23萬億美元的投資機會,只要這些國家都朝向100%清潔能源發展,全世界都會跟隨這一趨勢。因而,在華倫看來,川普對《協定》將給美國經濟造成負擔、導致百萬失業的指控完全是錯誤的。

當下經濟最有感

必須承認,這篇文章的標題能夠吸引眼球,不過相比之下,文中對川普的控訴便未必戳到痛處,使得華倫對川普好景不長的判斷略顯樂觀。

首先,評論痛陳氣候變暖在本世紀末將給全美帶來災難性後果。

但即使稍微關注美國政治的讀者恐怕也會懷疑:川普像是會考慮本世紀末的總統嗎?

進而,被華倫視為欺騙大眾、為了利益不惜犧牲環境的石油巨頭及相關企業,恰恰是川普急需的「經濟助選員」。競選連任作為當務之急,川普沒有理由不優先考慮眼前的經濟數字,而去和民主黨人玩一場規畫未來幾十年美好社會的命題作文競賽。

近期,牛津經濟研究院和穆迪分析等機構紛紛基於經濟面預測,評估如果選前經濟表現穩定,則川普連任的概率很大。而這些研究的基本共識很簡單:選民對當下的經濟最有感,而不是「未來時」。

換言之,對於選民,尤其是川普的鐵粉來說,為清潔能源產業畫下再大的餅,也不及川普選前拉回的企業所直接帶來的就業數字更有意義。

至於那些來自國際上的批評聲音,對於想當美國總統而不是世界警察的川普來說,只不過是早已習慣的「背景音」吧?(作者為智庫研究人員)

#川普 #巴黎氣候協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