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有個學生,長年家境清寒,從念五專到念碩士,都一直使用就學貸款來繳學費,積欠銀行60餘萬元,每天都在打工賺錢養活自己,畢業後找到工作,繼續在職念博士,每月償還本金加利息,將近1/3薪水被扣繳。筆者問他有關韓國瑜「學貸免息」的政見,他的反應立刻高度有感,覺得這對他這類「窮孩子」實在是一大福音。當教育部表示學貸完全免息將會有套利風險,他搞不懂貸款怎麼可能套利,如果說「免息就會有學生想套利」,這根本不是事實,無視於有需要學貸的青年日子已經過得很辛苦,如此風涼話實在太過殘忍。

筆者曾經在課堂裡跟學生討論這個問題:「你覺得現在台灣的青年為何不敢於立大志與做大事,或者你認為這個想法從立論根本就有問題?」有名學生立刻舉手回答:「我們會只想活在小確幸的舒適圈裡,其實這是最務實的作法,因為台灣的經濟已經在往下坡路發展,任何冒險性的投資或事業,都可能會搞到血本無歸,年輕人目前只能保守過生活,安安穩穩過日子,不敢對未來有什麼奢望或幻想。」筆者接著問他有沒有想出國到國外知名大學增廣視野,他表示「家裡沒有多餘的錢」,這同樣還是「奢望或幻想」,當韓國瑜提出「政府補助經費讓大學生出國留學一年」的政見,該名學生反應說,如果真有這條出路會很不錯。

然而,這些學生可能不知道:當他們每學期繳學費來大學讀書的此刻,我們的大學教授卻早已老化,平均年齡55歲以上者達54.51%,10年內將有超過一半教授屆齡退休。雖然年齡並不是大學教授的原罪,甚至年紀越長者可能更有機會攀登到學術領域的高峰,實際情況卻是大學倒閉的地雷正如雨後春筍般爆開,無數年輕博士已無法進來大學任教,甚至有數千名博士正冒著違法的疑慮西渡大陸高校任教。韓國瑜雖然想拯救這些青年學子,不知是否想過大學教師的處境正像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如欲讓台灣的大學不會面臨倒閉風潮,並讓年輕博士能持續源源不絕在台灣各大學任教,只有兩岸關係和解,擴大讓大陸青年學子來台就讀大學才是上策。並且,建議比照大陸國家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的作法,由政府提供公費給大學教師申請出國進修3至12個月,到國外大學當訪問學者,回國後須撰寫報告或論文,教師未來不論想升等副教授或教授,都可將訪學成果提出作為研究升等審查的一項指標,這對於教師提高其語言、素養與視野都有極大裨益。

救青年當然很重要,但台灣高等教育已面臨極其險峻的生存危機,大學本身都不能健全發展,哪有餘力照顧到廣大青年學子的需求?當大學教師能有暢通的職涯發展管道,才能留住人才繼續作育英才。

(作者為國立宜蘭大學博雅學部教授)

#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