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美國參議院通過「台北法案」之後,美國國務院4日發布《自由開放印太:促進共同願景》報告,承諾持續加強及深化與台灣的關係,民進黨似乎又得到美國背書,對2020年總統大選有加溫效應,但從維持友邦國的關係、拓展國際空間、台美雙邊關係,以及地緣政治等重要外交元素分析,真相卻是過度依賴美國的口惠,外交自主權逐漸流失。

強化對美關係是台灣最大共識之一,絕非民進黨專利,但民進黨建立在「反中、抗中」基礎上的戰略思維與規畫,根本上就限縮了對外關係的發展空間,接著自動跳進美中「強權競爭」的漩渦之中,使台灣外交陷入空前困境。

以雙邊關係而言,台北法案建議美國與台灣洽談、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事實上,無需國會立法或授權,行政部門當下就可與台灣談判FTA,而實情是,台美間的TIFA諮商中斷多年,川普政府迄今無意恢復,遑論談判FTA。美國國會近年來確實通過許多友台法案,如台旅法、國防授權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以及進行中的台北法案,但行政部門缺乏落實的意願及決心。

前總統馬英九最近指出,台美關係「友好但缺實效」一語道破台灣的普遍感受,但立刻被打成「疑美派」、走「親中」路線,在這種意識形態掛帥、非理性氛圍下,台灣對外關係倒退並不令人感到意外。

台灣對川普政府有很高期望,但從美國副總統彭斯最近有關美中關係的演說可以看出,美國已確定不會調整「一個中國」政策,也就是美國不承認台灣為主權國家,在這個底線下,所有的支持都有局限性,如台北法案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並未超越現行政策,更無突破可言。

在現實面,過去3年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繳了白卷,展望未來情勢也不樂觀,除了只有少數國家承認台灣外,主要原因之一是中國大陸國際地位日益提升,聯合國架構下的15個專門國際組織中,國際糧農組織、國際電信組織、國際民航組織及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的祕書長都是中國籍。美國卻拒絕承擔更多的國際責任與承諾,近日正式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嚴重打擊美國的國際形象及信用,單憑美國的助力,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注定無望。

協助台灣鞏固與友邦國的外交關係也是台北法案及印太戰略主要關切的議題,美國國務院上個月高姿態分別在台北及華府舉辦了「太平洋對話」及與西半球台灣友邦國的對話,期望防止中共進一步挖台灣牆腳。在感謝美國的同時,台灣必須自我檢討,為何退步到維護邦交國需要美國介入?國民黨執政8年期間,從來沒有類似情況發生。最近台灣提供中美洲邦交國宏都拉斯3億美元貸款,顯示了民進黨還是依賴經援、貸款等方式維繫邦交。

美中台三邊關係是台灣對外關係中最關鍵、也是最複雜的一面,民進黨一廂情願認為美中關係惡化,台灣將直接受惠,甘為美國對抗中共的馬前卒,卻無法掌握川普的外交目標與手段,誤判美中權力消長及貿易戰走勢等,種種負面因素交錯影響下,形成台灣外交的最大障礙與困境。

美中貿易戰峰迴路轉,不會升高為「新冷戰」,兩國關係也不會全面脫鉤。兩國元首即將簽署第一階段的協議,逐步取消懲罰性關稅,這是中美重新回到競合關係的訊號。中美兩國都已體認,中美貿易戰下沒有贏家,唯獨台灣仍以美中貿易戰最大受益者沾沾自喜,完全未思考如何因應美中貿易戰告終後的新局面。

印太戰略是川普政府最重要的區域性外交戰略設計,主要目標在制衡中共擴張,並對中共壓制台灣,破壞台海現狀表達了關切立場。基本上,包括台灣在內的國家都歡迎一個自由開放、以規範為基礎的印太地區,但中國大陸也是絕大多數相關國家的最大出口市場,各國都希望能在安全及經濟利益間尋求平衡,不願被迫在美中選邊。台灣在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原本處於最有利的地位,台灣經濟蓬勃發展受惠於美中兩大市場及兩岸和平紅利,但由於民進黨一味抗中,不但主動讓出了優勢,更自陷不利窘境。

外交部長吳釗燮6日接受「路透」訪問時指出,主張台灣為中國的一部分來換取外交空間,是不可接受的,而將台灣的外交事務外包給中國相當不妥。國民黨執政期間從未有類似思維及主張,這些都是民進黨掩飾外交失能的遁詞與話術。

民進黨為鞏固政權,不惜將外交作為國內選舉工具,刻意分化、對立,製造必須在親美或親中之間選擇的假象。以服務政黨利益、選舉利益為導向的外交必然脫離國際現實。吳釗燮說,台灣外交部長的職務是世上最艱難的外交工作,其實是作繭自縛,政權轉移後的新任外交部長絕對會有不同的體驗與詮釋。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