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今貴州中西部與川滇部分地區的夜郎國,原本是個與中原文明隔絕的眾多小國之一,就在漢武帝元狩元年,不可一世的夜郎王鬧出了一個笑話,讓夜郎國在史冊上大大地露了臉。原來漢武帝派遣使者前往夜郎,夜郎王竟發出了「漢孰與我大」的疑問,這一問令漢使啼笑皆非,「夜郎自大」的成語從此誕生了。

天眼領先世界

夜郎王之所以會發出這句疑問,其實是由於客觀環境造成的。夜郎國所處的環境長期與世隔絕,缺乏外界的刺激,在山重水複的屏障裡,一個人的眼界也就大大地受限了。後來王陽明也被貶謫至此,才有了後來的「龍場悟道」,如果不是貴州惡劣的環境條件,怎麼會把好好的人放在這裡自生自滅?也許又與那一句民間諺語有關,「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人無三兩銀」,講的人多了,漸漸地,貴州就與「交通閉塞」、「土地貧瘠」、「落後貧困」的刻板印象捆在了一起。

這種刻板印象自然也把我捆住了,當我驚嘆於沿海省市的日新月異時,貴州就以天翻地覆的速度,換了一副嶄新的面貌。

過去都是自由行,但這次是以「台灣勵志青年大陸參訪團」的名義來到貴州的,出發前看了一些關於貴州的資料,結果當然是令我大吃一驚。早在我還未實地走訪大陸前,大數據產業就讓曾經與世隔絕的貴州擁抱了世界,昔日一個偏僻的角落,如今一躍成為領先世界的天眼FAST!

這無異是貴州最耀眼的名片,卻也是被我長期忽略的成果,從我開始翻閱資料,一直到走入貴州,慚愧一直蔓延心頭。

從飛機望向窗外,崇山峻嶺,溝壑縱橫,廣袤的綠地上完全不見平原,正應了那句話──地無三里平。然而就在這一片起伏不定的綠意間,一架架橋梁將山巒連接在一起,汽車快速地行駛在橋梁上,底下是湍急的水流,要在高山峽谷間搭建一座堅固無比的橋梁,其困難度實在令人難以想像!現今中國被譽為「基建狂魔」,造出無數令人瞠目結舌的偉大成就。說一說橋梁好了,世界橋梁一百座,貴州橋梁就占了四十七座。橋梁的營建讓天塹成了通途,讓天涯成了比鄰,「黔道難」走入了歷史,「橋梁博物館」成了一個新的代名詞。客觀上看,這也是因為貴州的先天條件,才讓中國人把「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的辛勤與智慧發揮得淋漓盡致。

天塹成了通途

「要致富,先修路」,這道理不難理解,路修好了,貴州就成了中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這幾年中國政府開展了「易地扶貧搬遷」,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先把貧戶遷到一個新環境,打一場「扶貧攻堅」的硬仗。但要人遷離家鄉是何等困難?且不說農民都有一份濃厚的土地情結,後續還有適應新環境的種種考驗,沒有水滴石穿的毅力是很難辦到的。居民遷出後,給房給家電,扶持產業技能,改種高收益的產物,推動旅遊觀光等等都是必須的,這種「受人以魚,不如受人以漁」的方式,放到「扶貧」這一場硬仗上,在我看來極具長遠的目光。

要達到全面扶貧的目標,中間必須爬過一座又一座的山,哪怕再苦也要爬過去,不分晝夜,假日無休,所有難題都要一一克服。這種衝鋒陷陣的精神真是令人嘆服。減貧數據出來了,貧困發生率下降了,我相信,當初為扶貧工作灑下的滴滴汗水,最終都會為「2020小康社會」的局面開出燦爛的花朵。

居民充滿自信

在「真情實意,真金白銀,真幫實扶」的幫扶下,「人無三兩銀」的刻板印象漸漸被打破了,使我在貴州一個深度貧困縣城裡,感受到從居民身上散發出來的自信蓬勃。一個地方若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必定細微到連人的精神面貌都大大地改變了,走在納庸縣的街道上,我特別觀察了當地居民的神態。我能感受到有一股自信在支撐著他們,這種自信源自於生活的改善,源自於未來的憧憬。其實人的思維很簡單,住有其屋,耕有其田,守得一世順遂,方為人間樂土。

修路、扶貧,在這條漫漫長路上,貴州的自然生態也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離開貴州一個禮拜了,我眼前始終浮現那一片綠意,綠得蒼翠,綠得舒心。世間最動人的風景,往往熨貼著心靈。從西江千戶苗寨的觀景台往下看,群山巍峨,田野阡陌,白雲舒捲,心胸也隨即開闊了。中國的山千姿百態,有的山靈秀,有的山嫵媚,有的山壯麗,貴州的山連綿起伏,在時光中靜靜地矗立,看得久了,人的心也跟著沉澱了下來。

作家余秋雨曾說:「用美麗回答一切,看西江知天下苗寨」。西江千戶苗寨是中國規模最大的吊腳樓建築群,也是這趟行程裡最令人憧憬的地方。不為別的,就為了我的小說中曾寫到的苗族、苗服、對歌和依山而建的吊腳樓。我來大陸,往往是跟從心裡的感覺,可能是為了一句信手捻來的詩詞,可能是為了自己創作中觸摸到的情節。當整個苗寨映入我的眼裡,驚喜也就不言而喻。

晚上,我們圍著「長桌宴」享用晚餐。長桌宴習俗已經流傳千年了,不論婚嫁喜慶、逢年過節、走訪串門,都離不開這個飲食文化,現在隨著旅遊開發,長桌宴成了遊客體驗項目。

期間,好客的苗族人為客人獻上「高山流水」,這是一種敬酒的文化,往往能把氣氛炒到最高點。苗族人一邊敬酒,一邊唱歌,他們的歌聲是心靈的淨化劑,像山一樣淳樸,像水一樣純淨,聽上一段,整個人彷彿融入了山水畫廊,久久都抽不開身了。

苗族文化燦爛

物質文明讓人變得冷漠又有距離感,但苗族人的熱情卻一下子把人心拉在了一塊兒,當一股和諧的氣氛從人與人之間擴散出來,世俗的煩憂也就隨之蕩滌去了。

苗族是一支古老的民族,也是一支歷經遷徙、苦難重重的民族,雖然沒有文字,卻有著其燦爛的文化。在中國的歷史長河中,貴州的封閉環境使它與華夏主流文化長期隔絕,從這個角度看,確實是落後,但跳出這一層框架,貴州的文化多彩多姿,絲毫不遜於主流文化的魅力。

在我短暫的行程中,我只近距離接觸到苗族這支少數民族,然而貴州是一個少數民族聚居的省分,一共有四十九支民族。每一支民族都有各自的文化傳承。千百年來,各民族和睦相處,像一枝枝五顏六色、風情萬種的花骨朵,在青山綠水間迎風怒放,迷人雙眼。

得閒時,不妨走一趟貴州,體驗多彩貴州的魅力。(康庭瑀/台南)

#貴州 #兩岸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