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民催淚彈、汽油彈互攻 香港理大對峙宛如戰場

香港風暴持續升高,黑衣示威者為裹脅民眾「被罷學」、「被罷工」、「被罷市」,到處堵路、縱火、扔汽油彈、砸商店、毆打異議者,四處與警方對峙。這座曾經被稱作「東方之珠」的城市已成暴戾之城,人民生命安全與生活秩序備受威脅。部分民眾望治心切,開始呼籲暴力分子撤出大學校園,也有民眾自動自發出來協助排除路障,解放軍離開營區搬除路面磚石,協助恢復交通。香港輿論普遍正面反應,香港的風向正在改變。

不過,這不表示香港暴力抗爭問題可以解決。固然愈來愈多民眾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但仍有人繼續暗助暴力示威者施暴,默許、支持黑衣人肆無忌憚破壞香港社會秩序,挑戰香港的法治底線。從悲觀角度看,仍看不到言和止息的藍圖,但從樂觀角度看,卻看到一線曙光,因為絕大多數民眾已厭煩沒完沒了的暴力與破壞,希望趕快回復平靜。

對於香港暴力不歇的局面,北京方面依然保持克制,僅由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以及官方媒體發表談話。

直到本月14日,正在巴西出席金磚峰會的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才對香港局勢做出完整表態,強調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他譴責香港持續發生的激進暴力犯罪行為,嚴重踐踏法治和社會秩序,嚴重破壞香港繁榮穩定,挑戰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表明堅定支持香港警方嚴正執法,堅定支持香港司法機構依法懲治暴力犯罪分子。

香港民眾從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到提出「五大訴求」,追求法治與民主的舉動有其理想上的正當性,也有《基本法》依據,多數人體現了堅守法治的原則。然而,其中的「勇武派」激進示威者卻罔顧法紀,不斷施展暴力與破壞行動,先是接連闖進「藍店」大肆搗亂,美其名曰「裝修」。而所謂「藍店」,其中有中銀香港這種中資機構,只因所有權即遭殃,但有的如美心集團,只因創辦者家人曾批評激進示威者而被破壞,有的如優品360,即使言明與「福建幫」割席,都難逃浩劫。

近期勇武派變本加厲,破壞港鐵猶不足,進一步四處縱火、堵塞道路,對落單警員、內地遊客乃至不同意見的港人動用「私刑」。由於暴力無所不在,因此大陸、台灣甚至外國留學生與公民紛紛返國,多數大學也提早結束學期,香港已被黑衣人搞成亂邦、危城。更令人憂心的是,香港不僅穩定與繁榮受到傷害,竟連公民基本的核心價值也遭踐踏。香港社會儼然已變成激進示威者劫持的「人質」,其法治基石、經濟樞紐與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全然動搖,前景已被舉世看衰。

原先中共當局提出「止暴制亂」的目標與訴求,外界未必認同,如今誰都無法否認平息暴亂絕對是最緊迫要務。而要平亂,除了仰賴特區政府運用警隊嚴明執法之外,還有賴廣大的香港民眾勇敢站出來,痛責暴力,並以具體行動安定家園。除了「硬的要更硬」之外,也要有軟的對策,比如承諾在秩序恢復之後,政府會與社會各界聯合成立類似調查委員會的任務型組織,全面檢討這場風波中所有政府人員處置的過失,明確回應港人的訴求。另一方面,有關普選的根本問題也不能存而不論,必須提出完整的漸進性推進方案,否則港人「高度自治」的民主理念無法落實,未來必然不斷起而抗爭,香港將永無寧日。也只有港人自治心願得到滿足,才能從根本處消弭「港獨」的妄想。

對於香港問題,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近日提出「反對港獨」與「雙普選」的主張,算是掌握住要害,立場嚴正又具務實性。基於同樣懷抱,北京當局在近期協助特區政府完成止暴制亂的任務之後,一方面要加大力道消除荒誕的「港獨」根苗,另一方面還要在普選的落實上下功夫。至於達成目標的路線圖,則必須與香港各界廣泛磋商。儘管過去處理過這個問題,後來談不攏而遭遇挫折,但問題若不解決,一國兩制就無法圓滿實現。所以要重新協商,使其進入議事日程表,再難都要促其實踐。

香港雖是彈丸之地,但對大陸依然有其不可替代的價值,而港人基於歷史性遠因與諸多近因,欲平順落實一國兩制原本極其困難,所以更需有宏觀遠略應對。經過這場風波,北京當局想必已看清,香港如果失控,必然成為國家的國安一大漏洞,應盡速完善有關香港的國安制度與能力。另一方面,高度自治也是港人永不退讓的堅定欲求,必須迎難而上,耐心協商,逐步達成,方能建立一國之內兩制並存的穩固基石。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