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5日,宜蘭郡礁溪莊農林阿旺在電影院內向民眾宣傳:日本雖很強,但這次事變後,中國方面更強,日本恐怕會陷入困境,我們今日在日本的統治之下,將納高額稅金,且管制嚴重,不自由也;拘留15日。

被日本政府當繼子

7月20日,宜蘭郡礁溪莊農民游存添在自家對鄰居說:日支開戰,祖國支那必要攻取臺灣,那時我等趁機配合,必受到中國方面的重用;自日本政府統治以來,年年增加稅金,沒有辦法與支那時代相比,戰爭結束後,臺灣回歸中國,我等無限幸福;拘留十日。

7月20日,宜蘭郡礁溪莊土地租賃者周阿妙對遊在添說:支那是我們本島人的祖國,我們當然要袒護她,我們常常被日本政府當成繼子,如果回歸支那,那就放心了;拘留29日。

7月17日,七星郡內湖莊內台人少年同志論爭中不穩定言論:日本與支那開戰,俄國一定支持中國,你等不要囂張;對言論者進行嚴重警告。

7月15日,羅東郡李木發:支那大國,開戰後必勝,臺灣將回歸支那,我們將能獲得自由;拘留5日。

7月30日,宜蘭郡礁溪莊雜貨商林榮對附近的居民說:現在的年青人不知道清國時代臺灣的政治,主觀地認為日本政府政治好,清時代不賦課稅金,生活自由,日本政府稅金高,臺灣人不自由;拘留29日。

7月下旬,基隆市台陽礦業會社的顏欽賢在公司內台人面前說:臺灣不是支那的領土,我們就難成為真正的人;調查中。

7月下旬,臺灣的新聞報導記事等都是虛構的,日支開戰,臺灣在住日本人將全滅;拘留5日。

7月18日,臺北市下奎府三丁目麵條製造者王增官在很多臺灣人面前說:支那軍在各地的戰鬥都取得了勝利,日本軍是難以相抗衡的,所以日本必敗。

7月26日,羅東郡五結莊農民吳砂向妻子說:日本喜好戰爭,必要我們出慰問金;拘留21日。

7月20日,臺北市龍山寺町三丁目花生行商陳心匏在龍山寺公園行商時向群眾宣傳說:最近日本軍在蘇聯盟軍的追擊下逃往支那,在支日軍與蘇軍的挾擊下全被消滅;日俄戰爭時每當有勝利時都會有提燈遊行,現在皆無,這表明日本戰敗;拘留29日。

7月28日,臺北市新富町木炭商許東琳在龍山寺廟內庭對五名臺灣人說;支那是睡虎,一旦睜眼,就很厲害,日本不敵;拘留29日。

8月15日,宜蘭郡宜蘭街蔬菜商郭萬枝由於顧客日本人說「這個不好」,誤以為說支那不好,回應說「支那那裡不好,還是蔬菜不好,請你以後別說支那的壞話。」;拘留29日。

8月15日,我的祖先是支那,如若日支開戰,支那將很快取得勝利,我們就再也不需要說日語,當然要說臺灣話;調查中。

7月26日,新竹市按摩業葉王開暗中稱讚支那軍強大,日本軍恐不敵支那軍;調查中。

7月20日,桃園軌道會社車長姚氏英說:從地圖上看日本還不如中國大,中國必勝;說喻。

7月24日,竹南郡頭分莊炭礦業張阿登:不知道事變的真相,希望看中國的報紙;檢束中。

湖口潭相:日本只報導有利的,不報導不利的;說喻。

元通宵莊長邱雲:日本越早侵略中國,就早失去日本民族發展之地;內查中。

7月27日,大溪街賣肉人顏有福對獻金募集員說:將組合費納入國防獻金,現在沒有錢交國防獻金;拘留10日。

7月14日,中壢街雜貨商曾國良對數人說:日本船隊被中國軍擊中;拘留29日。

8月10日,大湖郡卓蘭莊公司職員詹秋湖對數名臺灣人說:島內揭載的新聞都有利於我方,沒有興趣,不如去沖繩當奴隸;拘留4日。

7月24日,台中市梅?枝町木炭商江火:日中開戰,台灣人陷入困境,軍費潮漲,課稅及慰問金太高,生活陷入困境;拘留2日。

7月24日,平原郡木工林日讓他人聽南京廣播;拘留7日。

7月20日,大屯郡太平莊電工蔡石象:不論中國怎麼樣,日本也不應當發動戰爭;拘留29日。

7月19日,北投郡溪節阿順:中國與日本開戰,中國必勝,因為有中國有英美蘇的支援;拘留20日。

日支開戰日本必敗

7月22日,北斗郡田尾莊工人胡文得、木工李漢兩人讓附近的居民聽南京廣播;拘留10日。

7月19日,北斗街一苦力:中國背後有蘇聯,日中開戰,中國必勝;拘留10日。

臺灣新聞社文撰胡相對本島人職工:這次事變中方有相當的準備,所以才如此強硬,中國一定勝利;中國為我們的祖國,它的勝利對我們非常有利;調查中。

8月15日,員林郡永清莊藥商:事變後時間越長,越不利於日本;調查中。

台南市旅館業鄭水傳多次向家人說:日支開戰日本必敗;以違警例事件處理。

台南州曾文郡六甲公學校兩名學生向日本學生說:中國為大國,絕對不會輸給日本,中國為我等祖國,我等切望其勝利,如果其敗北,我們將無歸處,我們不是日本人,我們是臺灣人;保護者嚴戒。

7月19日,台南市本町樂器商洪元合聽南京廣播;移送員警署。

7月15日,寫真業某人告訴客人如何收聽中國廣播;嚴格教訓。(待續)

#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