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不少人在街頭都曾遇過假扮算命仙的騙徒,不管你是否容光煥發,他總會眉頭一皺,硬說你印堂發黑,似乎唯有付錢做法,才能逢凶化吉。此刻猛力催化「亡國感」的蔡政府,難道不會自覺自己與這種「販賣恐懼」的神棍,有異曲同工之妙?差別只在一個是賺鈔票,一個是在賺選票。

民進黨對於如何利用恐懼掠取政治能量,幾乎已到爐火純青之境。從2000年總統大選催化省籍情結高舉台灣人出頭天、2004年拋出防禦性公投、2005年以「反制北京揮師收台」之名強推「反併吞法」草案,乃至於去年九合一揚言縣市長若換黨,建設就沒了,儘管議題各異,但哪次不是以製造特定族群恐懼為手段?

今年總統大選更是變本加厲,先是修訂《刑法》、《國家機密保護法》、《國家安全法》等所謂國安五法;擔任民進黨副祕書長的林飛帆,更暗示蔡英文一旦落選,2020將成台灣最後一場選舉。如今,已逕付二讀的「反滲透法」草案,同樣都是在利用亡國感催化選情。

只是,選民必須深思,10多年來,台灣被民進黨恐嚇過多少次了?但有哪一次,這些恫嚇事後被證明是真的?

蔡政府執政3年多確實利用撒幣政策製造出不少小確幸。只是,當這個黨無法利用國政願景吸引人民支持,而不得不在虛假基礎上製造恐懼騙選票,假若最後贏得連任,難道下一個4年,老百姓真的甘願繼續再吃「芒果乾」度日?

如果你我不會把鈔票送給逢人就說印堂發黑的神棍,那恐怕要認真思考,是否真要將選票託付給一個習慣性恐嚇取票的政黨了。

#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