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8日在北京舉行的一項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范一飛指出,金融科技是未來全球金融競爭的制高點,誰掌握好這一最先進的生產力,誰就擁有最強的金融核心競爭力。中國把金融科技提升這樣高的地位,既看到金融科技業態給中國帶來的重大影響,也認識當前中國金融科技所面對短板及問題。所以,對當前中國金融科技發展的理論反思是中國金融科技邁上新台階的重要一步。

從2013年開始,在中國政府的「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政策鼓勵下,中國數(位)字經濟崛起勢如破竹,很快就與歐美發達國家同駕並驅,甚至於金融科技普惠方面超越歐美。在數字經濟的大潮中,中國的金融科技也出現快速的成長,甚至於「野蠻生長」。這不僅在短期內讓中國金融科技某些方面在全球市場獨領風騷,獨具前沿性,也對中國的金融市場帶來了巨大的影響與衝擊,同時也增加了中國金融市場的風險。對此,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思考。

首先,中國的金融科技既以中國數字經濟發展為基礎,又成了推動中國數字經濟發展的主要力量。2017年麥肯錫全球研究院《中國數字經濟如何引領全球新趨勢》報告顯示,中國擁有全球最活躍的數位化投資與創業生態系統,擁有全球最大的電子商務市場,擁有最多的第三方移動支付客戶。2018年中國電商交易總額達到37兆元,估計超過全球其他各國總和。中國的第三方移動支付在互聯網用戶群體中的滲透率由2013年的25%上升2018年的92.4%,2018年中國移動用戶達8.9億戶,交易額達172兆元以上。全球三分之一的「獨角獸」(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非上市初創公司)為中國企業等。其業績驕人。

也就是說,近幾年中國數字經濟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而中國數字經濟快速成長,不僅對金融科技有更多的需求,也要求金融科技全面地創新來適應這種快速增長的數位化經濟,而金融科技的顛覆性創新同樣成了推動中國數字經濟增長最重要的力量。比如,中國的電子商務貿易及第三方移動支付的發展就是在兩者的相互推動的過程中得以發展與繁榮的。中國數字經濟快速成長為中國金融科技的高增長預期奠定了基礎。根據國際投行高盛預測,2016至2020年間,中國與消費有關的第三方支付量將從1.9兆美元增長到4.6兆美元;非傳統貸款人貸款將從1,560億美元增加到7,640億美元;新的線上導向的資產管理規模,將從8.3兆美元增加到11.9兆美元。也就是說,在數位化經濟支持下,中國金融科技的快速增長是一種必然趨勢。

其次,我們從數字加密貨幣和法定貨幣兩個不同的角度來看中國的金融科技實踐活動的得與失。一個角度從數字加密貨幣來看,政府職能部門及中國央行對此有較早的介入,並組織專業人士進行深入的研究。因此,中國央行對數字加密貨幣及區塊鏈的概念既有清楚的認識,也有專業化的知識,因此,中國央行對此基本上採取了審慎拒絕的態度。當這類的活動在中國出現時,中國央行的態度是十分明確的。比如,2013年12月中國央行等5部委印發了《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明確地規定比特幣不是貨幣,而是一種特定的虛擬商品。它可作為商品在網上自由交易,但不可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

就全球來說,中國央行最早確定數字加密貨幣的性質。這種定性向金融科技市場發出了一個清楚明確的信號,堅決防止市場炒作數位加密貨幣。當比特幣和首次代幣發行(ICO)在中國爆炒時,中國政府果斷地推出了兩個檔,即2017年9月的《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將ICO定性為非法融資行為,並關閉國內所有的相關交易平台;和2018年1月的《關於防範境外ICO與虛擬貨幣交易風險的提示》,堅決關閉了國內公民在境內和境外相關的數位加密貨幣的交易,將相關風險控制在萌芽階段,並經過全國的清理整頓,境內數位加密貨幣交易的全球份額立即從最初的90%以上下降到零,從而有效地避免了2018年全球數位加密貨幣價格暴跌和比特幣泡沫的破滅可能引發的巨大金融風險,從而將爆炒數位加密貨幣的巨大風險拒絕在境外。

另一個角度,對於法定貨幣下的中國金融科技,主要包括有第三方移動支付、非傳統P2P網路貸款、線上導向的財富管理及智慧投顧等。這些金融服務價值的流動與轉換都必須經過中國央行完全擔保的法定貨幣下進行,其微觀基礎是網路平台。在這裡,我們先來看第三方移動支付。從2013年的餘額寶橫空出世,中國的第三方移動支付就出現了爆炸式增長,在短短的4年時間裡(2014-2017年)增長近118倍。2018年全國共處理移動支付業務5300多億筆,金額超440兆元,是當年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89倍,我國移動支付已成為全球支付產業最靚麗的風景線。這不僅引發了中國金融市場的一場支付革命,也引發了一場中國金融市場的經營模式、中國居民消費模式等方面的革命,同時也推動了相關領域裡的一系列技術創新。所以,中國金融科技的支付革命將對金融市場造成深遠的影響。可以說,第三方移動支付重要性,不僅在於它是整個金融科技基礎,因為如果沒有一種相應便利安全的支付工具,是無法完成各種電商交易的,也是無法準確安全地完成各種網路上的價值轉換的。

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之所以能夠快速穩健的發展,首先是政府要有大量投入,保證移動電信基礎設施更為先進與完善,這是整個數字經濟的基礎。這個方面中國基本上是走在世界前列。其次是中國央行關於移動支付相關的法律法規及監管一直是與時俱進的。在早期,中國央行制定一系列關於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的相應法規,以保證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在漸進中發展。比如,第三方移動支付在1999年就進入中國,但直到2013年餘額寶出現之後才開始繁榮。還有,對第三方移動支付機構的特許市場准入、建立網聯清算平台、條碼支付的業務規範和技術規範、第三方移動支付的監管等,都推出了一系列的法規。比如,2014年,在支付標準化等技術還不成熟時,央行還採取了暫停線下條碼支付業務的監管措施。而這些是保證國內第三方移動支付能夠健康發展的關鍵所在。其關鍵點為嚴格的特許准入、透明、公開、即時的監管制度安排。

還有,中國移動第三方支付之所以能夠跨躍式的健康發展,不僅得益于監管部門寬容謹慎的政策推動,也得益于金融科技部門的創新。這些創新有金融服務上的創新,也有開發金融科技產品技術上的創新。比如餘額寶和支付寶的創新,既要彌補當時國內金融市場的缺陷(金融市場的利率還在管制下),也讓其創新的金融產品具有支付和投資的雙重功能,而且門檻低、交易便利等,由此吸引更多的消費者進入。2013年餘額寶橫空出世後之所以能夠爆炸式的生長,就是與這種金融工具的性質有關。

還有,微信支付之所以能夠在2014年後很快就進入了國內民眾的視野也是與其所設計的微信紅包有關。這個產品融傳統與現代、社交網路與交易支付為一體,很快就吸引廣大的微信用戶參與,微信支付的市場份額很快就達到40%。再就是電商「雙11」的交易,成千上萬的交易在瞬間完成,即體現了支付工具創新和支付工具技術的創新,也體現了相應的基礎設施完善。這些第三方移動支付的創新把支付網路平台四大功能發揮得淋漓盡致。所以,當前以支付寶及財付通為主導的中國移動第三方支付已經滲透到了中國千家萬戶、大大小小的市場,甚至走出了中國、走向了世界,從而引發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支付革命。

可以說,這場中國的支付革命不僅全面降低了交易費用、提高了經濟效率、給民眾的生活帶來了各種各樣的便利,更重要是引發了國內人與人之間、人與社會之間關係的重大轉變,引發企業經營模式重大變化,並形成了一種新的金融業態。可以說,自從電商的興起,每個人在市場上的身份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不再是單向的消費者或商家,而是在不斷轉換其角色或具有雙重身份,由此引發了「微商」的興起。所謂的微商就是指在移動互聯網空間,借助社交網路工具,以人為中心、以社交網路為紐帶的新的商業模式。在這種模式下,人人都是消費者,人人都是商人。另一個對人與人關係帶來的變化是,通過大資料建立起了一種新型的信用關係。如支付寶公司的「螞蟻金服」建立的「芝麻信用」。通過大資料的分析,每一個人行為的一點一滴都體現在這種信用關係中,從而一個新的金融生態體系正在形成。所有這些都會對金融市場產生巨大的影響,而且這種支付革命的影響還僅僅是開始,未來到底會發生什麼還得繼續觀察。在此,中國的金融科技踏上最為重要的一步,其成就斐然。

可以說,近些年來中國金融科技的快速成長,改變了民眾的生活方式及消費模式,改變了企業的經營模式及金融市場之生態,也湧現不少金融科技的大型企業,如支付寶和微信支付、螞蟻金服、眾安保險、陸金所等,這已經成了全球金融科技發展的標桿。但是,由於中國傳統金融市場的不成熟,由於金融科技的知識準備不足、法律安排及金融監管滯後,從而讓大量的資金湧入造成了早幾年中國金融科技的野蠻生長。而不少資金湧入金融科技行業,研發或設計金融科技的產品及服務,不是為市場或大眾提供所需要的金融產品及服務,而是為了說服投資人提供資金,最終目標是運作上市,實現資產倍增。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不少企業就會改頭換面、弄虛作假、瘋狂炒作,從而引發金融科技市場的巨大風險。比如,中國曾發展出全球規模最大的P2P網貸平台,但2018年掀起了P2P網貸平台倒閉潮。

P2P平台本來是一種網上個人對個人的借貸模式,通過平台大資料的分析,借款人可以支付比其他借貸方式更低的借貸成本並且擁有更便利的融資管道,投資人則可以獲取比銀行存款更高的收益。P2P平台就是以此來吸引更多的客戶,並通過大資料分析給客戶配對。但是P2P的中國化,則是把P2P平台變成了一種不需要市場特許准入的准金融機構,既集資,也吸收公眾存款。即借金融科技的外殼,做的是傳統金融的業務。所以,當前P2P及金融科技市場的種種問題並非金融科技創新的本身問題,而是在法律制度準備不足的情況下,許多中國企業想一夜暴富,在資本投機中迷失了自己。也就是說,對於當前金融科技市場的治理,並非僅是監管的問題,更重要的是金融特許經營的市場准入和金融網路平台業務准入及標準設定的問題。

還有,當前全球金融科技的發展,已經進入了一個新時代。2017年5月23日英國的《經濟學人》雜誌刊發了一篇評論,即〈歐洲開放銀行政策將引發一場大地震〉,其標題醒目及內容震驚是前所未有的。據此有人認為,2018年是開放銀行(Open Banking)發展的元年,繼數位貨幣、人工智慧之後,開放銀行大潮將把方興未艾的金融科技帶入下半場。但是,在前一波金融科技(支付革命、P2P融資等)中占先的中國,在金融科技發展的新時代中好像沒有準備好,特別是金融資料共用的基礎設施方面和法律制度安排方面都與歐美發達市場存在較大差距。

因為開放銀行的本質或核心是要把整個金融業內外的資料整合起來,把資料作為一種經濟資源或生產要素,實現金融資料共用,從而創造出金融服務的新業態,讓金融服務的業者、創新者、消費者及監管者各得其所,從而實現金融服務的自動化、行動化、智慧化、創新化。如果做到這樣,開放銀行肯定會對中國的金融業產生顛覆性的影響。但是,目前國內傳統銀行對開放銀行或是不感興趣,或是沒有把握到金融科技開放銀行潮的實質,遠遠落後于歐美發達國家開放銀行潮的發展。可以說,如果這樣,中國金融業與世界金融業相比,其差距會越來越大。

所以,就當前中國金融科技發展而言,就在於政府要加大金融科技基礎設施建設的力度,為金融資料共用創造條件;就在於制定適應于金融科技發展的法律法規,以激勵金融科技企業的創新及風險控制;就在於提高國民數字文明的素質;就在於對當前中國金融科技的實踐不斷地進行深入的理論反思,以此不斷地揭示問題的本質,完善相應的法律法規,做好更多理論上的準備。而中國政府把金融科技發展提高先進生產力的高度,也意味著政府將投入更多資源讓金融科技的發展,以此再創中國第三方式支付革命類的新時代。(作者為青島經濟學院教授)

#易憲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