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批示威者揮舞美國國旗。(取自東網)
香港大批示威者揮舞美國國旗。(取自東網)

香港反送中議題,不啻是對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與美中建交40周年的另類「慶祝」,無獨有偶地,美中關係也再次恰巧走到某種關鍵轉捩點上。

回到1989年,當時冷戰表面上雖持續,但1985年蘇聯戈巴契夫上台後改採開放政策,加上1989年3月起東歐接連政治劇變,冷戰終結既已是時間問題,作為圍堵一環的美中關係也浮現質變跡象;隨著天安門事件爆發,美國參眾兩院一致決議,允許境內中國留學生在簽證屆滿後不用離境,翌年再度要求白宮在延長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前,須出具人權情況改善證明,而且得逐年審查。

近期,在參眾兩院幾乎無異議通過的情況下,美國總統川普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從而讓人權議題再度成為美中交鋒重點。

或許暫時不同的是,在1980年代末期,日本才是美國貿易戰的真正對象,華府對中國在「高高舉起」之後,隨即「輕輕放下」。當時老布希總統不僅否決國會通過將貿易與人權議題掛鉤的法案,繼任的柯林頓除在1998年停止每年在聯合國「追殺」中國人權紀錄之外,2000年再送給北京一個「永久最惠國待遇」大禮,即便中國人權情況未必明顯改善,至少華府不再關切了。

相對地,此次美國在對中國重啟「人權外交」攻勢之際,則是在2018年爆發雙邊貿易戰迄今,正處於衝突瓶頸點的處境下。歷經1年多打打停停,中美貿易戰目前依然混沌未明。儘管川普政府自9月起不斷釋出雙方即將簽署貿易協議的訊息,至今仍只聞樓梯響。

掌握霸權話語權及若干關鍵技術乃美國主要優勢所在,不過,民主制度帶來的不確定性(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既是其相對劣勢,龐大的內需市場則讓中國有機會以「空間」爭取「時間」,努力拉鋸下去,這也是雙方協議雖僅差「幾毫米」,卻恍若人間最遙遠的距離一般。在此情況下,利用香港議題打開一個新戰場,固然可能在短期內收到戰術側擊效果,但畢竟它涉及主權與內政等敏感層面,結果或將埋下不確定的變數。

總的來說,美中衝突涉及雙方「剪不斷,理還亂」的利益糾葛,根據過往歷史經驗,貿易與安全利益還是重中之重,儘管自卡特以來,美國經常高舉「人權」大旗,顯然多半僅作為短期外交籌碼,例如,華府對同一時期伊拉克境內更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幾乎置若罔聞,其人權天平之傾斜亦可一窺究竟。

(作者為國立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

#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