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署日前發函台中市政府,指稱台中火力發電廠的生煤用量應可有10%的容許誤差值;中市府則認為環保署根本朝令夕改,3年前環保署發函高雄市環保局解釋生煤最大使用量時,早已提及「生煤年使用量屬可控制條件…尚無規定得有10%之容許誤差」,質疑環保署此刻完全是配合經濟部及台電要求而另作解釋。

環保署隨即出面說明是「操作許可」與「使用許可」的差異,前者有容許誤差,後者則無。然而,原始公文內容明明針對生煤最大使用量進行解釋,此時推說是許可證不同所致,著實令人費解。環保署並舉2017年雲林縣政府函詢為例,強調該署當時即已說明10%變動範圍內並無違反《空汙法》的管制概念。

環保署這個附加說明對中火案毫無幫助,反倒有助於民眾了解當年的麥寮電廠案。2017年11月間,民營的麥寮電廠因為生煤用量即將超過許可值,可能面臨來自雲林縣府的罰款及停轉處分,但依其與台電的供電合約,麥電必須持續供電至年底方能達成合約電量,否則也會有因違約衍生的鉅額罰款。台電當時非常堅持麥電必須確實履約,麥電與雲林縣府的爭議與台電無關。麥電後來得以持續供電至12月,原來又是因為環保署當年一紙「10%容許誤差」的解釋文,令人不禁有恍然大悟之感。

只不過,台電當時的態度為何如此強硬?原因在於秋冬時期,多部機組早已排定歲修,麥電若因縣府處分無法依約供電,將可能讓時已供電吃緊的狀況出現雪上加霜的衝擊。若非環保署及時出面,麥電最終也許寧可對台電違約也不願冒上被縣府撤照的風險,麥電事件(其實是全年供電都吃緊的現實)最終也成為促成核二2號機在2018年6月重啟運轉的重要因素之一。

中市府依據市議會的決議,決定削減中火4成的生煤用量,全年度生煤用量因此必須減至1104萬噸。台電自認依法行政,只願意將生煤用量減至1260萬噸,同時還反批中市府朝令夕改,根本是「獨門暗器」。台電為了110萬噸的用量差額突然成了最「硬頸」的國營事業,到底在擔心什麼?

事實上,明年並不會出現立即的供電危機,但中火生煤用量的天花板若從此被釘在1104萬噸,不出2年全台供電將面臨危機。主因是核二1號機將在2021年2月因用過燃料池與裝載池盡皆滿載,而提前停止運轉,其裝置容量接近2部中火機組的裝置容量,在無新機組奧援且中火生煤用量調降的情況下,麥寮案的缺電夢魘有可能自後年2月起再現。

現行的能源政策彷彿一頂連身烏龍大帽,套住經濟部及台電的視野與手腳,絕對不能讓這座全台最大且擔負中、南電北送重任的火力電廠大幅減煤是政策的重中之重,而環保署此時自然有非介入不可的必要性。只是,時時將傾聽民意掛在嘴邊的中央政府,除了彈性解讀法條、堅持不能減煤及不斷發布新聞稿澄清所謂的「不實指控」之外,到底有什麼具體作法可以協助地方政府解決空汙問題?

(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工程與系統科學系教授)

#環保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