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末屆臨,在媒體圈的諸多意外一波波均非等閒,從韓星雪莉、具荷拉因網路惡評的不堪負荷而自殺,高以翔錄浙江衛視節目時心臟不堪負荷而身亡。即使在台灣,以網紅身分爆紅的理科太太日前也因為製作視頻壓力過大,連帶先生憂鬱症問題,臨時宣布今後將暫時停止更新。

讓人「致命」甚至「奪命」,如今竟成了某種因為媒體「越多人看、越會發生」的暗黑詛咒關係!但明明在此之前,媒體一旦放大了名聲,就能讓人輕易贏得目光與財富。「網紅/Youtuber」明明再也不是蹩腳的邊緣分子了,甚至連大明星、大老闆彷彿也都得要在本業之餘,偶爾身兼網紅露面、獻聲才算是上道。

只是,如此日以繼夜越發洶湧競爭的媒體內容生態圈,確實令許多人不得不深感「枯竭」!情緒的枯竭、體力的枯竭、尤其創意的枯竭,而一旦這些維繫著大眾目光相續的主人翁稍微表現出了失焦或真空,原先支持的粉絲甚至可以在一夜之間大幅撤退,轉移到同類相似的其他對象。這個難以支撐的「數字崩潰」,讓現實價值隨之塌陷裂解,造就了各種當今的悲劇。

「紅的很快,但卻無以為繼」!網紅們的高峰周期有的僅半年、有的略長或更短。以理科太太為例,風格獨具的大爆紅為她帶來「明星對話、廠商贊助」的頂尖收益,然而頻率太高的商業置入,卻也很快就讓粉絲們心感厭煩,點閱率在這幾個月大量退潮到難以想像。紅了,人家才找上門,不料反而因此又不紅了?

經歷原有知名度「翻轉破滅」的衝擊,由紅轉黑恰是發生在南韓娛樂圈的雪莉、具荷拉身上,她們都是才貌兼備的女團成員,卻不慎因私下行事遭遇成為媒體爭議、網路惡評交相指責的焦點。但縱使她們再怎麼努力振奮、勇敢面對,可一旦來到自己一個人獨處時的脆弱,生命火焰急遽熄滅卻是一下子再也無以為繼。

不只發生在網路,傳統媒體包括中國大陸在內,如今對於「收視效益」都是同時將「電視播出、網路瀏覽」一起合併共同計算成本與利潤,據此翻倍加大所有節目與戲劇的投資製作規模。也因此傳出的無論是明星與經紀公司不敢得罪製作方,或是耳聞電視台彼此之間是如何挖人才挖創意、追求最高收視,這些「幕前幕後的拚到死」確實都是用藝人高以翔等無數人命相搏所換來!

「新媒體、流媒體、自媒體」的演變,造就了內容擴散的多重形式,徹底打破傳統媒體在文字與影音的固有權力集中與階層限制。每週平均數十萬以上的訂閱和點擊,足以帶來同樣台幣6位數以上的驚人收入!也難怪會成為年輕世代「充分展現創意、以直接回收利益」的絕佳管道,使得年輕網紅們始終要殫精竭慮、死命構思出全新的「語不驚人死不休」。

然而,古來始終有一個人的財富名聲「定量、定時」生滅於命數之中的玄異說法,因為任何成功、爆紅都不可能無止盡擴張,都會有瓶頸、也都需要轉型。如今的網路媒體環境,「一夜爆紅」顯然不再能視為美談趣談了,大眾目光聚焦往往本質上是一種「集中式的燃燒」,帶來的海量讚美讓人過度陶醉,而日夜無盡的攻擊則是啃蝕,讓人身心破碎殆盡。

美女俊男藝人到頭來以一紙「死亡證明」迅速熄滅了人生,相較之下決意「急流勇退」的理科太太還算是幸運,有機會能從已經擴張變形的網紅人生,重新折返單純本質的家庭生活,連同俊朗可愛的先生與小孩一起逃過了最大的劫難。

#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