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0日下午,中華經濟研究院舉辦了「于宗先院士追思會」,200位經濟學界人士齊聚一堂,懷念這位台灣經濟學界空前絕後的學者。眾多中研院院士、大學校長、部會首長、學界先進,不分顏色齊聚一堂追思他對國家和學界的貢獻,創了經濟學界的紀錄。往後,大概也沒人可以超越了。

于宗先院士和前台大校長孫震同為山東平度人,1930年出生在一個貧農家庭,兩人都當流亡學生到了台灣,1952年一起考進台大經濟系。于先生1966年從美國印第安那大學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後,立刻返國服務,是當時第一位擁有美國經濟學博士學位後返國服務的愛國青年。

返國後,于先生隔年就代理中研院經濟所所務。由於積極任事,在劉大中院士(康乃爾大學經濟系講座教授)指導下,建立一套台灣「總體經濟預測模型」,開創台灣經濟預測的先河。接著和台大經濟系合作,籌設台大經濟系博士班。由於熱心推動國內和國際間的學術互動,並積極和政府進行政策研究互動,中研院經濟所員額迅速增加,成為中研院人文社會領域的第一大所。

1980年政府決定設立一個研究大陸經濟和政策的研究機構,時任中研院經濟所所長的于先生,被要求協助蔣碩傑院士籌設「中華經濟研究院」。他從無到有打造了這個亞洲知名的機構,1981年正式擔任副院長,1990年接續蔣碩傑擔任院長。他延攬菁英、尊重學術自由,讓中華經濟研究院成為舉足輕重的研究重鎮。1996年退休之後仍著述不斷,並謝絕多項於企業界擔任董事長或顧問之延攬,可謂學界奇葩。

在追思會上,孫震和劉遵義兩位校長都高度推崇于院士,認為于先生在1970到1980年代,開創了台灣經濟學界最輝煌的時代,不僅和國際學界廣泛互動,也讓政府高度重視經濟學界建言。言下之意,隱約表達了對近來政府不重視學界意見的無奈,而這也是于院士在日薄西山前深深的遺憾。

孫震也特別推崇于先生的德行,雖然中華經濟研究院為財團法人,待遇優於中央研究院,但他在籌備期間不支取該院的待遇,持續領取中研院較低的待遇;另承諾中研院和台大,人員由國外延攬,絕不趁便從兩機構挖角;需要出國時自找費用,不用該院經費。

孫校長認為,推動台灣經濟學界往前邁進,于院士當居首功!他也提到,于先生和幾位學界先進找李國鼎部長開會討論建言,李部長開門出去一下,回會議室後立刻告訴于先生:「您的建議,我已經處理好了!」那真是一個令人懷念的時代啊。

筆者1987年底撰寫博士論文時,回國到中研院經濟所任職。當時國際研討會頗多,經常聆聽包括諾貝爾獎或同等級的國際大師演講,學術氣氛極為濃厚。終身感念這位平易近人、毫無官架、提攜後進、戮力從公的學界導師。面對哲人遠去,逐漸紛擾爭奪的經濟學界,不知有幾人可以無愧?

(作者為前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

#學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