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國89年的出生人口有30萬5312人,90年降至26萬354人,91年再降至24萬7530人,兩年間少掉5萬7782人,而這些人剛好今、明兩年要進入大學了,所以明年的大學招生將遭遇非常嚴峻的考驗。

學測報名日前已截止,大考中心表示,這次報名人數比108學年少了5000多人。技專院校的統測報名還沒結束,但可預見人數一定會大幅降低,高教招生的第一波最大海嘯已來到,但教育部和大學的因應措施呢?

假設明年新生少2萬5000人,若一個學校收1000名新生,就有25個學校完全收不到學生,至少每個學校或多或少都會少一些學生,尤其偏遠的私校更是剉咧等,但似乎又束手無策。私立大學一直呼籲公立大學減招,目前公立大學45所,減招杯水車薪,況且明年名額都已核定,遠水救不了近火。

本來私校還有陸生可補充生源,但因兩岸關係不好,現在陸生不來了。私校配合政府政策轉向東南亞招生,但東南亞學生經濟弱勢,剛好台灣缺工,他們多來台一邊打工賺學費,一邊讀書。但政府又假清高,嚴格審查外籍生打工狀況,造成公司和大學的操作窒礙難行,以致東南亞也是生源不濟。其實這本來是個好政策,台灣工廠可以找到員工,學校可以找到學生,學生可以得到學位,只要規則合理,應可兩全其美的。

私立大學一直虧損,卻不願停辦清算,主要是因為依《私立學校法》第74條規定,私立學校法人解散清算後,其賸餘財產不得歸屬於自然人或以營利為目的之團體,只能歸屬於其他公立學校、其他私立學校之學校法人,或辦理教育、文化、社會福利事業之財團法人,或歸屬於學校法人所在地之直轄市、縣(市)。

總之,私校停辦清算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對董事會固然沒有誘因,若想要捐給其他學校或社福團體,也是燙手山芋,其權利義務和債權債務關係複雜,再加上教職員的資遣處理、學生的轉介等等,所以教育部和董事會都是能拖就拖,這就是為什麼私校退場辦法一直躺在行政院和立法院出不來的緣故。

台灣的高等教育正朝著一場少子化的完美風暴前進,所有人都無法置身事外,風暴過後不保證大專院校能安然生還。但即使茫茫大海中找不到安全的航道,政府是否可以有一個風暴過後的拯救計畫呢?

(作者為國立台北商業大學校長)

#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