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受訪時形容,2020年大選已經像進入職業球賽的「垃圾時間」,藍綠雙方勝負已定,沒什麼看頭了,但事實恐怕不像他想的那樣簡單。其實我們不難發現,當距離大選時間越近,選情詭變多端,各方陣營互相攻訐或出「奧步」的情形會趨於嚴重。理由很簡單,因為這樣做有效。

曾有國外學者做實驗發現,負面競選的影響力遠高於正面競選,能有效地改變選民的投票意向;而且如果能在選前兩周內發動抹黑攻擊對手,其效果最為顯著,否則若太早出手,則會因為選民健忘或對議題變得無感,以致成效不如預期。

無獨有偶,前總統陳水扁也大膽預測,明年大選前最後1周,可能會有「關鍵性的輸贏變化」,要綠營不可掉以輕心。但說來也諷刺,不論迄今仍是羅生門的「319槍擊案」,還是已故黃俊英在高雄市長投票前一夜遭汙衊發放「走路工」事件,綠營都脫不了干係,國民黨的候選人最後也都以些微之差敗選,國人對此應記憶猶新。

而最近開始延燒的「王立強共諜案」,稱中共介入台灣選舉並挹注資金給國民黨的韓國瑜,再巧妙搭配上部分台灣年輕人因目睹今年香港「反送中」運動而引起的「芒果乾」(亡國感),其背後的政治動機和新聞時機的選擇,確實啟人疑竇。

當台灣選舉變得充斥負面攻防,媒體和輿論也消極看待競選政見之際,各主要候選人就難逃被外界貼上「爛蘋果」的標籤,造成年輕或中間選民萌生不管誰當選都一樣、自己的一票無法改變現狀的想法,進而降低投票意願。弔詭的是,由於抹黑攻擊對手的選舉策略看來是奏效的,所以在可預見的未來,政客們會在選前持續相互攻訐「比爛」,而寧可犧牲對公共政策進行辯論的時間,亦無視傳統上代表公民參與的投票率下滑的事實。但這絕非民眾之福。

猶憶10年前,筆者隨團參訪美國愛荷華州民主黨黨部,接待的民主黨幹部分享如何大量借助義工,透過當時風靡全球的微軟即時通訊軟體MSN,在電腦桌前和選民進行一對一的互動,並成功幫助歐巴馬當選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的寶貴經驗。如今智慧型手機普及、網路社群迅速發展,民眾接收資訊的來源以及網路人際互動的方式更趨多元與廣泛,但另方面卻也大幅度增加負面競選文宣(甚至假新聞)被有心人操作和散播的機會。至於MSN則早已被迫走入歷史了。

2020大選進入倒數計時,國人在收視、閱讀媒體新聞和網路消息時,必須花點時間思考政治負面宣傳的真實性及其目的性,別輕易讓自己成為政客們競逐權力下的棋子。

(作者為美國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政治學博士)

#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