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資料照)
(本報資料照)

針對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購買台肥豪宅案,身為最大股東的農委會在完成行政調查後,認為台肥的日昇月恆預售屋貸款案有六大疑點,將全案移送北檢偵辦。只是關於預售屋買賣若於程序有瑕疵,除了有民事賠償問題外,未必會觸犯《刑法》。

為了防止公司資產被淘空,依《公司法》規定,公司資金不得貸款給股東或個人,除非有與公司業務往來或為短期融資之必要,才可貸給其他公司或行號。而在台肥的貸款作業程序裡,即便是例外得貸款的情況也須經董事會決議。故台肥無論以分期付款或抵押等名義給予買屋者方便清償,於實質上皆屬於貸款之情況。只是若有違反《公司法》貸款的規定,是否也會有犯罪的問題呢?

就賣預售屋的台肥來說,1999年民營化後,若公司有人涉利益輸送也不會涉及《貪汙治罪條例》的圖利重罪。惟因台肥是上市公司,若其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有違背職務而致公司受損害,有可能觸犯《證券交易法》的特別背信罪。但特別背信罪屬結果犯,須造成公司損害超過500萬元才足以成立。司法實務對是否有受損害雖認為包括財產的減少或未能增加,卻也本於刑罰的謙抑性,而從整體財產的角度來判斷損害有無。換言之,即便是違法貸款,除非資產永遠無法回收,否則就非屬《刑法》損害的範疇。若果如此,台肥高層要成立特別背信罪或普通背信罪都有極高難度。

退一步言,就算台肥公司高層真的違法貸款並因此成立特別背信罪,但在我國背信罪僅處罰背信而不處罰因此受益者下,作為購買台肥預售屋且受有貸款利益者,也不會因此涉及犯罪,僅有納稅與否之問題。

而購買預售屋要繳稅的名目不是房地產交易,是屬《所得稅法》的財產交易所得。故若賣預售屋有獲利,自然得於所得申報時明列,若賣預售屋賠錢仍必須明列申報,以為交易所得的扣除。只是於交易實況,為了能取得較高額的銀行貸款,實際交易價格就可能低於契約所列價格,再加以此類預售屋買賣因僅是權利之故,致無所謂不動產登記問題,就難查核當事人是否有因此獲利而須繳稅。

總之,台肥貸款預售屋案要成立犯罪的可能性不高,就算有涉刑罰,也僅是處罰賣方台肥,買方韓國瑜就只有是否繳稅的問題。只是在農委會大動作移送檢方後,當事人肯定會陷入長期訴訟的糾纏。

(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兼刑事法研究中心主任)

#台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