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執政以來,陸續修訂《刑法》、《國家機密保護法》、《國家安全法》等所謂國安五法,如今又隨著投誠澳洲的「假共諜」話題拋出「反滲透法」。姑且不談「反滲透法」草案條文的定義、範圍難以拿捏,仔細詳究也就是針對現行《選罷法》、《集遊法》等加重刑責。民進黨更聲稱「反滲透法」是被用來取代「中共代理人法」,問題是,「中共代理人法」不是才剛被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說,代理人相關法案未能通過是因為相關法案多達7、8種版本,不光是各黨團間沒共識,連民進黨內的共識也還沒產生。另外,也有學者指出,由於「代理人」、「國家安全」、「政治宣傳」等用語的定義還不夠明確,缺乏法律明確性,會有無限上綱的疑慮。

其實民進黨的「反滲透法」與國民黨的「反併吞中華民國法」草案的不同之處,最重要的只有一個,就是究竟要反滲透的是「我國」或是要反併吞的是「中華民國」?早在今年5月民進黨政府就已修改《刑法》,在「外患罪章」中增訂第155之1條,將大陸地區、香港、澳門、境外敵對勢力或其派遣之人,納入適用範圍。這項修法緣由,根據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等人的提案說明指出,目前司法實務上,將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統治領域視為台灣的「大陸地區」,而非外患罪章相關規定的「外國」或是「敵國」,導致《刑法》外患罪章於共諜案司法偵審程序形同具文,《刑法》保護國家法益目的幾乎被架空,國家安全產生嚴重漏洞。

但揆諸整個《刑法》外患罪章的條文皆是以生損害於「中華民國」者為核心。試想,如果未來的中華民國總統或是國民,不論是基於「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或是「正名制憲建立台灣國」,皆應被視為企圖消滅「中華民國」,這當然是嚴重的違反《刑法》內亂與外患罪章的叛國行為。因此,民進黨政府其實毋須大費周章的再行通過「反滲透法」,只需落實《刑法》在內亂與外患罪章中的相關規定即可。

當然,如民進黨政府認為「反滲透法」真有通過之必要,也務必前後立場一致,參酌國民黨「反併吞法」草案,其中第2條定義「敵對組織」為「中華民國」境內外,主張以武力消滅「中華民國」或意圖危害或干涉「中華民國」主權之國家、政權、團體及上述團體所設立、監督管理或實質控制之各類組織、機構、團體,經政府公告者;「敵對組織成員」則指敵對組織所屬機構或其派遣之人。將「我國」修改成「中華民國」,勇敢地捍衛「中華民國」,才能彰顯蔡英文總統一再強調守護「中華民國」主權的決心。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中華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