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關西機場之亂,釀成一名優秀外交官之死,背後暗黑力量透過網軍操作帶風向,無疑是間接殺人兇手,也因而筆者與新北議員葉元之去年9月提告後,經北市刑大、檢調一年來鍥而不捨接力偵辦,終於起訴「卡神」楊蕙如等人。然而,綠營基於鞏固政權無所不用其極,「卡神」一案只是冰山一角,2020大選出現所謂的「劍橋分析台灣版」,更是組織嚴密、勢力龐大的暗黑力量。

去年9月的關西機場之亂,當各界批判駐日代表謝長廷推卸責任,網路上卻開始有特定力量,利用PTT帳號「idcc」PO文指大阪辦事處「爛到該死的地步」、「講難聽一點叫做黨國餘孽」,帶風向意圖護航謝長廷;也因此,筆者與葉元之才會前往市刑大提告「idcc」違反《社維法》;但警方偵辦過程遭遇重重阻礙,包括IP跳點、PTT版主不願提供「idcc」資料,導致偵辦遲無進展。

也因此,筆者不斷質疑「檢警偵辦此案疑似受到不明政治干預」,也在市議會持續關心追蹤此案,終於得到警方承諾改以刑度較高的《刑法》侮辱公署罪偵辦,並於今年4月9日查獲「idcc」與卡神楊蕙如帳號「slow」的IP位置相同,全案移送檢調並起訴楊蕙如與網軍下線蔡福明。

檢調起訴猶如開啟潘朵拉盒子,開啟更多外界的疑慮:例如,檢調追查出下線蔡福明每月代價雖僅1萬元,但加上原始PO文、推高調也要堆文不歪樓,都需要其他帳號配合,這是攻擊組與防守組相互配合,也需要投入經費,因而這筆預算是誰支付?若說是楊蕙如義務幫忙,恐怕沒人相信。

合理推估,這是謝長廷委託楊蕙如在關西機場風波出面「消毒、帶風向」,畢竟兩人多年合作、關係匪淺,因而,預算到底是謝長廷個人墊付?抑或是隱藏在外交公務預算內,恐怕都要繼續追查,絕對不能讓起訴楊蕙如成為一個「斷點」,謝長廷眼下的政治責任絕對脫離不了;若是動用外交預算,更有法律責任。

筆者也反問謝長廷,今年5月你輕描淡寫回我一句「想像力太豐富」,如今,檢調正式起訴楊蕙如,你敢發誓與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更何況,謝系在民進黨算是式微,仍可透過楊蕙如在單一事件的網路操作帶風向,一向兵強馬壯的新潮流甚至民進黨中央、蔡政府,還有多少網軍頭、多少位楊蕙如們,這些力量串連起來才令人不寒而慄,這些網軍編織或傳遞的網路資訊,左右你我的網路世界,甚至也左右2020的選戰走向,這才是真正的暗黑力量。

例如,PTT帳號必須連續登入1500天才能PO文,加上PTT不能新註冊帳號,因而可PO文帳號奇貨可居,單一帳號市場行情價破萬元,網軍頭只要掌握數十個、甚至上百個帳號就足以打仗,旗下網軍每月薪水1萬元,負責在PTT、Dcard及各網路平台帶風向、炒輿論,而近期被檢舉PTT幾十個幾百個帳號,9成以上都是支持蔡英文的網軍,綠營每次都說中共有派網軍、諷刺韓粉出征,結果抓出來最多的都是綠營的,這要如何解釋?

當民進黨發言人李晏榕輕描淡寫說「楊蕙如是個人行為,與民進黨沒有關係!」筆者也在這裡反問:楊蕙如與謝長廷關係如何?當謝長廷可以操作網軍,大批黑韓、黑在野黨的帳號,與民進黨一點關係都沒有?當農委會有1450,經濟部長沈榮津找網紅上直播也有網軍留言堆樓,甚至多少美其名是公關公司美,實則是綠營側翼,這是一場資源不對等的戰爭。

「現在黑韓的手段,就像歐美最厲害的選舉方法劍橋分析!」這是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發出的喟嘆。然而,掌握網路暗黑力量的人,不只選戰期間黑韓、黑對手,平時對看不順眼的人,也可以隨時黑一下,平民如你我都可能被黑,甚至如蘇啟誠被逼走上絕路,這是正在上演的台灣版「劍橋分析」,掌握權力的執政黨居然敢大言不慚說:「跟民進黨一點關係也沒有」?

(作者為台北市議員)

#楊蕙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