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乾」,就是「亡國感」的諧音。從今年(2019)春天開始,在台灣突然變得很盛產。從網路開始,蔓延到年輕人之間。

但是,這個「亡國感」所為何來?是天意如此?還是有意為之?亡那一個「國」?哪來的「芒果乾」?

「亡國」。有人說,是指「中華民國」,但中華民國至今仍安穩健在,還即將舉行第七次總統直選。有人說,是指「台灣」,抱歉,台灣國從未存在過。

作家張娟芬說,是擔心台灣的民主會消亡。沒錯,蔡英文總統治理下的台灣,從「東廠」到「拔管(中閔)」,沒收了公投法,推「中共代理人」、《反滲透法》讓麥卡錫主義復辟,把原本該獨立的監委與大法官都變成「英系」,連榮總醫師沒有來挺她都被點名,台灣與民主的距離,越拉越大,張娟芬的擔憂,我們是該擔心。

但這些應該都不是正確答案。馬英九基金會出版《哪來的「芒果乾」?》這本書,就是要嘗試要找出答案。畢竟,不管是亡那個「國」,真心憂慮的國人同胞,理應得到解答,舒緩焦慮。

我們試著提出答案:正如市售的芒果乾,是工廠製造出來的,今年開始風行的「芒果乾」,也是人工製作出來的。必須要透視這個情況,才能回頭面對自己,也才有辦法和真心憂慮「亡國」的朋友們溝通:問題到底在那裡?我們要如何面對?如何解決?

事實的真相是,執政的蔡英文政府,先是將今年初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談話,惡意扭曲為「九二共識等同一國兩制」;再到最近利用香港反送中事件,操作「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意圖喚起台灣民眾的恐懼,藉此獲取政治利益。

改編自美劇《指定倖存者》(Designated Survivor)的韓劇《指定倖存者60日》,有個讓人印象深刻的情節。國會爆炸案發生後,舉國懷疑是北韓所為,網路開始攻擊「脫北者」(從北韓投奔南韓者),執政黨最有機會問鼎下屆總統大選者的首爾市長,趁機操作「芒果乾」,將兩個脫北者聚集區指定為「特別犯罪稽查區域」,許多無辜的脫北者被政府打壓、喪失人權,民眾更是湧現憤怒,還有人追打脫北者。

真心相信民主的代理總統完全無法認同,更不解為何在民主時代,還會發生這樣離譜的事?幕僚長告訴他:「因為大家是人,當感到恐懼及害怕時,人們不會先去找原因,而是尋找眼前的敵人,因為他們需要一個能盡情討厭及發怒的對象!」

這正是蔡英文政府現在正在做的事!無論是中共代理人,到現在的《反滲透法》,包括民進黨中央對前總統馬英九所謂接見中共政協委員的攻擊(渾然忘了自己的內政部長徐國勇也見了中共政協委員),操作人民的恐懼,永遠是最廉價,也最不負責任的政治陽謀。

當感到恐懼及害怕時,人們不會去理性判斷,而是尋找敵人:一個他們可以咎責,藉以宣洩恐懼的對象,進而忘卻真正生活中的不公不義。這就是執政無能,違法濫權的蔡政府,此時此刻正在做的事,這就是「芒果乾」的真相。

最簡單的反證是:在馬英九執政八年,兩岸和平穩定,不需要「芒果乾」。中華民國主權不但沒有絲毫流失,馬英九還跟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新加坡平起平坐見了面,國際解讀是兩岸對等尊嚴的範例。中國大陸還是中國大陸,馬英九做得到,蔡英文為什麼就只能製造「芒果乾」?

「芒果乾迷思」拆解了,答案變得很單純:只要維持與各方(包括美國、日本、大陸三個強權)相對均衡的關係,中華民國自身的國家安全,其實相當穩固。蔡政府過度傾斜於單邊(美國)的對外政策,否定長期以來兩岸和解的基礎,「維持現狀」變成了謊言,現狀根本無法維持。這才讓中華民國的國家安全,真正地走到了十字路口。

畢竟,煽動恐懼,倚賴美國,在歷史上從來不能真正解決問題。一個例子都沒有。

當然,我們絕對不會誤判中共。尤其是蔡政府上任後,兩岸全面從冷和走向冷戰,中共的各種打壓動作,台灣沒有人能接受。但不同的是,蔡政府製造「芒果乾」,為了延續權力,激化年輕人的恐懼。我們認為要負責任地務實提出解決方案,回到馬英九總統時期,兩岸即使有歧見,但還能坐下來平等尊嚴協商的年代。過去「馬習會」等經驗顯示,這是辦得到的。

製造惡魔黨,從來沒辦法取得真正勝利。台灣只有與各方交好,維持平衡,才能長治久安。處理不好兩岸關係的總統,就是失敗的總統。很不幸,現在執政的蔡英文政府,既不在乎兩岸關係處理不好,更不在乎處理不好的嚴重後果。

但是,我們在乎,台灣絕大多數的老百姓在乎。台灣不需要芒果乾,台灣需要的是永保安康。

(作者為馬英九基金會執行長)

#芒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