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從去年開始,大打貿易戰,先是對鋼鐵進口課稅,接著對鋁進口課稅,後來針對中國大陸進口開始四波的加稅攻擊,到目前為止,已經占了大陸輸美產品總值的約7成。照理美國進口應當因為這些關稅而大減,但實際上沒有,今年前3季美國進口和去年同期差不多,只微幅下降千分之3。

為什麼?主要因素應當是轉單效應,就是原來生產廠商將其對美出口的生產地,從中國大陸轉移到外地;就廣義來講,也可說是美國進口商在中國大陸以外地區找到新供應商。無論那一種,都會使美國來自中國大陸以外地區的進口增加,抵銷了關稅的效果。

具體而言,今年前3季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的製造業產品共減少535億美元,但其中至少有54%被來自同類產品進口增加所替代。最主要的替代來源是越南,其次是台灣、墨西哥、日本、印度和南韓。越南作為最大贏家,占了所有轉單效應的4成3。再這樣下去,越南有可能成為下一個美國要處理的標的。

中國大陸輸美產品被來自這6地取代的比例,以成衣及服飾、磁性及光學媒介(如光碟片)和汽車零件為最大。產業用機械次之,電力設備、電腦及通訊設備又次之。其中台灣著墨最深者為電腦、半導體等電子零件,還有通訊設備。

事實上,這3種電子類產品就是中美關稅戰的重中之重。這三者加總的中國大陸輸美減額,就占了全體大陸製造品輸美減額的一半。而這三者,正好也是台商在大陸投資的主力,和轉單到越南與台灣的主力。

如果從此3類產品的更細分類來看,其中電腦(不含記憶體)被台灣銷美所取代的比例最高,達到約7成。螢幕等電腦周邊製品由台灣出口取代的比例次之,大約1/3,印刷電路板的比例又次之,大約2成多。無限通訊設備(含手機)則以越南的取代率最高,達到約6成。

由於轉單立即而且迅速,屬新設施投資者極為有限,絕大多數屬於原有產能的提升或生產線的重開,或者是出口地區的轉移,例如台灣產能原先輸往歐洲者,轉成輸往美國,至於大陸產能原先輸往美國者就改為輸往歐洲。

這樣的轉換是一條躲避關稅的路,但絕不是零成本。另外,轉移也不可能百分之百,例如電腦設備轉移到台灣出口的量雖然已經很大,還是只能達到大陸銷美減少金額的6成。大陸輸美廠商大多數為台商,必然還是會因為貿易戰而受損。

果不其然,上市公司今年前3季的稅前淨利為1.4兆元,較去年同期減19%,創下7年來最大衰退幅度。而經由投資海外子公司所獲得的利潤,今年前3季為3406億元,也比去年同期的4012億,下降了606億元。股價繼續往上,主要是靠全球股市的外溢效果,以及與其密切相關的外資流入。

中美貿易戰的後續發展,這幾天是重點。今年5月川普先將2000億美元中國大陸輸美商品的附加關稅從10%增為25%,並威脅要對所有剩下的中國大陸輸美產品增課10%關稅;到了8月,為了反擊中國大陸的報復措施,將10%提高到15%,但分兩批進行:第一批1120億美元,包含衣服、鞋子、運動產品等,從9月起實施,剩下的約1600億美元,包含玩具、手機、筆電等,則預定於週日(12月15日)實施。

未來發展有三個可能,一是談判不順,關稅生效;二是談判順利但時間不夠,所以再度延長;三是在最後這幾天內達成協議。幾家美國主流財金媒體對於第2種的可能性有所報導,但也不排除其他兩種。第2和第3種的可能性本來較高:耶誕節即將到來,專家認為川普不可能在這個時節為市場丟下震撼彈,但是幾天前美國所公布出乎預料高的就業數據,以及美股創新高,又增加了川普的談判籌碼。

但就算達成協議,關稅不可能全部取消,多數國家出現反全球化的聲浪也不會停止,未來還有得看。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市場的力量很大,資源流動無孔不入。未來還會有更多的轉單,導致美國很難用關稅來平衡貿易。在此同時,各國同時受害,包含美國的消費者在內。摩根大通曾估計,關稅措施將使美國家庭每年負擔增加1000美元,而且這還是在2720億元關稅假設是10%的情況下所估計的,實際上是15%,所以負擔將更高。

(作者為大學講座教授、前行政院政務委員)

#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