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明年1月11日的大選投票剩下三個星期多,所有政治人物、高階政府官員都全力投入競選工作,國家運轉的工作交給非政務官層級的部會次長,或是更基層的公務員,對於政務官、立法委員、以及更高層的黨政決策官員來說,只有勝選拿到政權,才是一切,否則一切歸零。

但是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世界也不會因為台灣選舉而停下腳步,台灣的總統與立委選舉,只是地球日夜運轉的一閃微光,當台灣的政治領袖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選舉活動時,我們正在喪失掌握先機的優勢,也失去預防風險的重要時機。

遠的不說,台積電在上周猛爆性的漲升,背後的動能到底來自何方?扣除中美貿易談判終於在期限之前達成和解的因素,持續多日,在台灣證交所逼近200億元、在美國的台積電ADR也逼近6億美元的成交買盤,到底來自何方?是否能夠評估對於台積電的長期經營的衝擊?政府對於台積電這間攸關台灣命脈的企業,能夠掌握多少?給了甚麼支持?

又或者青年暴力示威的野火從香港燒向全球,正在全球蔓延,從香港到智利,從玻利維亞到黎巴嫩,這幾天已經延燒到印度。南美洲除了巴西之外一片火海,中東則從埃及到伊朗,如踩雷般不斷引爆,甚至連歐洲都無法倖免,法國去年爆發黃背心暴動,上周再度爆發25年來最嚴重的總罷工,遠在北極邊緣的芬蘭,也因為國營郵局勞資糾紛的弊案引爆交通事業總罷工,全國企業癱瘓三天,台灣看到年輕貌美的女總理上台,卻沒有看到上任不到半年就垮台的同黨前總理。

香港反送中運動對蔡英文總統的競選活動有利,然而從香港延燒出去,令人意外又難以駕馭的青年群眾暴動,背後卻有共同的火藥庫,這到底是個別國家的個別現象?是經濟衰退過程中,資源向美國、歐洲等核心國家集中,造成邊緣國家經濟崩塌的全球性事件?抑或者是長久擔憂的貧富不均、世代掠奪終於走到引爆的臨界點?

在選舉活動進入白熱化的此時,我們擔憂整部政府機器停滯,如汽車怠速停留在原地,對於全球正在發生的重大事件,政府官員集體自動轉成「停看聽」的狀態,好聽的說法是以靜制動,不好聽的說法是聽天由命,對於影響台灣的國家戰略、國家安全、金融市場變動、以及全球瞬息爆發的情勢,毫無準備,遑論因應策略。

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在上周甫完成的全球最大新股上市案、沙烏地阿拉伯國營沙美石油(ARAMCO)256億美元的IPO。台灣與沙烏地阿拉伯有關係的單位甚多,直接衝擊的就有中油、經濟部、外交部、貿協、各大金融機構,以及國安單位。但是沙美石油從9月啟動上市至今,沒有看到國安、外交、金融、石油、經貿單位就這個事件做出任何評估報告,政府面對顯而易見、卻非傳統的重大事件,人人事不關己,暴露出三個和尚沒水吃的重大漏洞。

沙烏地曾經是台灣在中東最重要的邦交國,台灣經濟的日常運作對沙美石油的依存度甚高,但是,在沙爾曼王子掌握實權之後,台灣在中東的力量不斷撤退,沙烏地官方在兩年半前告知台灣外交人員,官方平台只能談商業不能碰政治,我們在沙國的外館人員已經很難接觸到沙國官員,民進黨的吳焜裕、張曼麗立委主導成立中東國會友好委員會,中東駐台各國大使百般託辭,後來無人出席,事態嚴重。

沙美石油的IPO不只是金融市場的重大里程碑,更是罕見的國家戰略層級的重大事件,不論對錯,都是沙爾曼王子強力政治意志的展現,也是他執政的重要里程碑。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一開始就擺出動員一帶一路基金、大陸中石化、以及中國投資公司的資金,號稱認購50至100億美元的額度;亞洲的馬來西亞國營石油Petronas、日本、韓國的石油公司,都表達仔細評估參股的高度意願,然而台灣相關單位對此似乎能不碰就不碰,用完全置身事外的態度拖過ARAMCO上市活動。

石油安全是攸關台灣安全的國安議題,中東外交的受挫也是我們亟需突破的困境,沙美石油的上市提供了一個機會的窗口,縱使大陸外交圍堵滴水不漏,在沙爾曼王子承受上市壓力的過程中,台灣如果能夠評估、甚至表達關切與支持,對我們在中東的困境必然有緩解的效用。

可惜的是,我們看到政府高層忙著選舉,外交部認為是金融事件,金融業事不關己,中油則自我設限只想扮演石油買家的二線角色,國安單位、國發會等整合協調單位也無人關注,台灣錯失了藉著沙美石油上市敲進沙國官府大門的機會,石油安全的風險繼續升高,一顆打在三不管地帶的飛球,大家站著觀望,連試著跑過去都沒有,機會錯失、風險升高,沙美石油的上市案,剛好就是政府體制重大漏洞的最佳警訊。

新世紀的重大事件,不論是台積電急漲、青年暴動蔓延、或者沙美石油上市,都橫跨不同部會,必須採取戰略高度來分析,才能獲得清楚圖像,並且形成有效的戰略與戰術,選戰正酣的政治領袖們,看得到這些政府的破洞嗎?

#單位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