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困境中的全球貿易局勢似有撥雲見日之曙光。

10日,美國、墨西哥與加拿大簽署《美墨加貿易協定》(USMCA),以取代有26年歷史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緊隨其後,國際市場13日又迎來重磅利好消息:中美雙方就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文本達成了一致。

在川普彈劾案進入最後階段的情勢之下,政府在貿易政策上的積極進展顯得難能可貴,尤其USMCA方面的突破贏得了普遍肯定。

外交關係協會(CFR)資深貿易專家奧爾登撰文表示,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其恢復美國貿易政策的兩黨合作這一承諾上邁出了一大步。戰略及國際研究中心(CSIS)高級顧問芮恩希也把此事的關鍵歸功於國會的中道力量上。在他看來,兩黨為了一項具體政策的通過而向中間靠攏,摒棄更激進的邊緣,對美國來說是個好消息。

的確,在國會就川普去留激戰正酣的當下,兩黨還能「一碼歸一碼」,在貿易政策方面達成妥協,證明美國政黨政治還未到至暗時刻,黨派之爭尚未壓倒國家利益。這當然是值得令美國人欣慰的。

不過,美國政治的餘暉不足以改變川普政府目前處理全球貿易問題的模式,從USMCA到中美之間近期達成的談判成果,並不如其表面看起來值得人們喜出望外。

首先,雖然USMCA的最終達陣對美墨加三方來說都有好處,但這一協議在幾經波折後終於成型,背後卻是以加拿大和墨西哥對美國的明顯讓步為前提的。由於加墨兩國對巨大的美國市場均有顯著的依賴,他們最終除了說yes之外別無選擇。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尼爾就說了句大實話:「他們幾乎在我們要求的每一點上都做了讓步。」他還期待USMCA模式成為未來美國與他國簽署貿易協議的一個樣板。

但很顯然,這件事不會發生,美國在面對經貿實力更強,對其市場單方面依賴較小的經濟體時,不可能期待這樣的讓步。不論是中國還是歐盟,都有遠強於加、墨的議價能力,如果美方對談判目標有不切實際的期待,無助於貿易談判的推進。

目前,WTO在美方杯葛之下幾近癱瘓的事實,便很難令人對美國的貿易立場感到樂觀。而川普政府宣示達成的中美第一階段協議,也是懷疑者眾。CSIS的甘思德指出,關於這一協議的具體內容目前還非常模糊,過去兩年半的談判是否值得還說不清楚。在他看來,貿易爭端給雙方造成的損失是顯著而影響廣泛的,好處卻是有限而短暫的。芮恩希也認為,在這一協議的諸多細節尚未公開之前,外界很難判斷其究竟意味著什麼。

因此,如果考慮到USMCA背後美加墨之間不甚公平的結構、WTO舉步維艱的事實以及對中美第一階段協議的審慎評估,本文開篇對全球貿易格局撥雲見日的預期必將大打折扣。

如果說USMCA意味著美國人終於在貿易問題上達成一次跨黨派的共識,又在國際層面迫使兩個鄰國達成協議。那麼在中美貿易問題上,美國國內尚有意見分裂,中國也很難做出不合理的讓步,談判仍將持續。而在風雨飄搖的WTO問題上,不僅美國國內尚無共識──或者說乏人問津,美國和國際上其他國家之間也沒有共識。

總之,一切都還剛剛開始。

(作者為智庫研究人員)

#USMCA #貿易談判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