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於成都順利召開,3國領導人在區域經濟整合議題上取得高度共識,決定合作推動2020年完成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也將加速進行,台灣與中、日、韓經貿關係緊密,卻被排擠在外,經貿邊緣化問題將更為嚴重。央行在今年最後1次的理監事會議,提出警訊,明年RCEP簽署所形成的關稅障礙,將削弱台灣出口到RCEP會員國的產品競爭力,這是影響來年台灣經濟成長3大不確定因素之首。

央行並非杞人憂天。財政部進出口統計,2018年RCEP占台灣整體出口比重達72.5%,扣掉印度仍在7成以上,意味RCEP成形,台灣將是最大的受害者。而這個巨大衝擊,絕非蔡政府一直掛在嘴邊、沾沾自喜的對美出口大幅成長(因為中美貿易戰的轉單效應),可以與之比擬。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大聲疾呼,明年ECFA到期後一定要續簽,就是這樣的道理。畢竟中國大陸作為台灣最大的出口市場(占台灣出口比重高達41.2%),也是RCEP最重要的主導國家,台灣絕不可能也不應該放棄大陸市場,因為這等同於自絕對外經貿的生路。

缺席RCEP不只暴露台灣FTA覆蓋率低的隱憂,也點出近年台灣出口產業M型化發展趨勢的潛在危機。特別是隨著兩岸關係僵化與民進黨去中國化政策的操弄,潛在危機已慢慢浮上檯面。根據央行理監事會後記者會參考資料顯示,台灣出口有過度集中單一地區(或國家),及高度依賴某類產品兩大隱患。今年前11個月台灣出口只有美國大幅成長17.6%,其他主要出口市場如大陸-5.4%、東協-7.6%及歐盟-5.3%等,皆為衰退局面。同樣地,在出口品項方面,除了資通與視聽產品成長率高達21.5%的兩位數,其餘類別多呈負成長現象,出口產業M型化發展趨勢明顯。

兩者之間是否有關?答案是肯定的。從財政部進出口統計資料庫中地區別與貨品別的交叉比對可以發現,在資通與視聽產品這個品項中,台灣出口到美國比重高達35%,高居首位,甚至比中國大陸(不含香港)與東協這兩大地區的加總還來得高。這意味著今年以來台灣出口至美國大幅成長,明顯是受惠於資通與視聽這類電子資訊產品出口的爆發性成長。兩者的交互作用,讓台灣出口結構產生急劇變化。問題是,這是一個好的方向嗎?

民進黨一直批評馬政府過於傾向大陸、將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的做法,會讓台灣暴露在極大風險中,因此主張台灣對外經貿應進行多元化布局,藉此分散市場風險。然而,言猶在耳,如今蔡政府的所作所為,不也是在重蹈覆轍,只是對象換成美國而已。兩相對比,蔡政府似乎沒有比較高明。更重要的是,現今這一波側重美國的出口產業M型化發展,可能會讓主政者更為忽略RCEP對台灣的衝擊。

不要忘了,RCEP占台灣出口比重7成以上。美國出口比重拉高,基本上是完全無法抵銷RCEP關稅障礙的負面衝擊。更何況,台灣的前兩大貿易夥伴大陸與東協,都是RCEP的主要成員國,台灣對這兩者的出口結構,與美國可說是大異其趣。也就是說,不像出口至美國是以電子資訊產品等終端消費財為主,台灣出口至大陸與東協則是偏重傳統產業的機械及零件、塑料及製品等中間財。在這樣的結構下,關稅自然而然就成為一道高牆,阻礙台灣的出口。台灣是《資訊科技協定》(ITA)會員國,相關的電子資訊產品出口基本上多為零關稅,但塑化及機械等傳統產業產品出口,在沒有區域貿易協定的保護傘下,卻得面對高額稅率,將大幅弱化台灣產品的出口競爭力。

正在拚命去中國化的蔡政府,並不是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而是選擇視而不見、刻意忽略。原因在於RCEP由大陸主導,能否加入得看大陸臉色,這絕對是蔡政府不能承受之重。中、日、韓3國戰略利益矛盾未解,卻開始積極實現亞太區域自由貿易協定夢想,身處地理核心位置的台灣卻只想巴著美國大腿不放,幫著美國對中國大陸喊打喊殺,寧可成為「美國附隨組織」。那麼,等著我們的,恐怕不只是經貿M型化,而是扁平化全面衰退時代的到來。

#旺報社評 #中日韓 #F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