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和中科院合作,或和國家天文台合作,在青藏高原五千米的地方設置觀測條件極為良好的天文台,而且可以遠距遙控並觀測,就是希望它在教育和推廣上面,能夠讓民眾和學生分享。這個計畫的開始緣由是這樣子的。

遠距觀測教育推廣

彭|台灣的學生可以怎麼樣利用這個計畫?包括在阿里山這麼遙遠的地方,要如何利用那邊的觀測台?

孫|是透過網際網路。我們在羊八井主要做的就是教育天文台,同時在台灣找了幾所非常熱心的夥伴學校,從台北的建中、台中一中、明道中學到高雄雄中,還有馬來西亞的新華中學。因為遠距觀測就是能夠跨越時空,無論是跨國、跨洲都行,不管在地球上任何一點,都能操控望遠鏡,無遠弗屆。也因為夥伴學校的合作關係,這項計畫在台灣以高中生為主,後來發展到大學。

可是我自己的感覺是,我們當年回來教書,面對的是大學生和研究生,後來才發覺喜歡天文的人,多半在高中時代就很活躍了。而在接觸了高中生以後,更發現真正的關鍵在小學。如果小學教得好,一路上來是沒問題的。我現在在大學教通識課程,好像學生還蠻喜歡的,剛開始我還小小得意了一陣子,後來反而覺得很沮喪。為什麼?因為我覺得我教的內容小學生就該知道,為什麼到了大學才很高興地「重新發現」宇宙的樂趣呢?所以我更希望這些工作可以向下扎根。

彭|除了科學教育之外,您好像也用那邊的設施做重力波的量測,是不是也和我們分享一下?

孫|這是最近這兩年非常重要的進展。因為美國的LIGO(Laser Interferometer Gravita-tional-Wave Observatory,縮寫為LIGO,即「雷射干涉重力波天文台」)團隊,他們終於偵測到一百年前愛因斯坦所預測的「重力波」。這件事對於大陸的高層來講,是一個很大的刺激,覺得美國人怎麼能做出這麼精密的設備!所以大陸希望在西藏阿里的最西邊,觀測條件最好的地方,也能夠設置重力波的觀測台。這是一個非常大型的科研合作計畫,我們的民眾也可以從中分享最新的成果。

彭|這項計畫算是我們與大陸中科院的合作,成果是共享的嗎?

孫|成果是共享的。每個人負責的程度是不一樣的,因為我們在西藏待了這麼多年,所以他們希望我們能夠把觀測條件很好的環境,從五千米推到六千米。六千米的高度,世界上其他天文學家還沒有去過,無論是智利也好,南極也好,沒有到六千米的。因此如果能在六千米找到一個適合做重力波觀測的環境,也算是我們對國際科研的一點貢獻。

彭|據我的了解,那邊本來是屬於陸方中科院的科研基地,台灣怎麼能在那邊分到一杯羹呢?

孫|在二○○七、二○○八年,那時候我和西藏開始接觸,與大陸的國家天文台有了接觸以後,就認識了他們的西部選址組,他們本來就要在大西部尋找良好的「可見光望遠鏡」天文台址。我們加入的原因是什麼?很簡單,可以不需要去「選址」了,因為在西藏隨便找個地方,都比台灣的觀測條件來得好。

台灣是寶島,林木蔥綠、郁郁青青的,好看是好看,但一看就知道濕度太高,整個台灣都不適合架設望遠鏡。但到了青藏高原,寸草不生,看起來是窮山惡水,可是觀測條件優異,到了晚上簡直是天堂一樣的星空。到了那個地方,望遠鏡往那兒一擺就可以做事情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把企業家給的資源投入在當地,像台達電的鄭崇華董事長捐給我們兩萬五千瓦的太陽能電站;像中華電信捐的天線,可以做網際網路連線,這些資源我們都帶過去了。只要和他們分享資源,他們也樂於讓我們參與合作,共同把這個計畫完成。

予人者 己愈有

彭|除了科博館與大陸相關文化單位的交流,以及台灣在青藏高原所設置的遠距遙控天文台,與大陸中科院的教育推廣、科研交流的經驗以外,孫館長主持過相當多的科學教育活動,人氣非常旺,跟大陸許多相關單位也都有互動關係,能不能為我們做一些分享?

孫|好的。就像剛剛提到我們在科普方面要推動,大陸在過去這十年,也開始把心思和資源放在科普推廣這件事情上。

因為他們發覺,全民的科學素養提升了以後,整個國家的競爭力與文化水準都會提升。所以,從二○○七、○八年開始,台灣的國科會與大陸的中國科協就開始舉辦兩岸科普論壇。無論科普論壇也好,科學傳播論壇也好,基本上就是一年在台北,一年在北京。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是台灣代表團的成員了。看到大陸方面從中國科協開始,到了省科協,再到地級市(中國大陸的第二級行政區劃,層次上與「地區」相同)的科協,組織是非常綿密的。但說老實話,他們能夠做科學推廣的專業人士並不多,所以兩岸都有可以互相借鏡、互相學習的地方。我們常常到各省級的科技館,尤其他們的科普日、科普週,就是五月到九月舉辦的大型活動裡面,他們往往會邀請台灣的教授,引進台灣的經驗。我覺得我們能夠對大陸提供最大的幫助,就是在形式和內涵上,也就是形式輕鬆、內涵活潑的科學教育。我覺得這一點對大陸的家長與老師們是很大的啟發,孩子們從來沒有看過科學可以這麼好玩。

但是在台灣,這種「輕鬆愉快學科學」的方式卻行之有年。藉著過去十幾、二十年的科普推廣和努力,台灣民眾已經見識到並體會到了,也能夠從不同角度去欣賞科學。

大陸受限於應試教育

但是大陸這個趨勢才剛剛開始,我覺得這是我們可以幫助大陸的,很多人擔心幫助大陸以後,台灣的niche(利基)就會跑到大陸那兒去了,我想教育、科學、文化的領域是不會的。相反地,這些領域是「予人者,己愈有」,你愈是教別人、幫別人,自己擁有的會愈多。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一個觀念,當我們幫助了大陸,使大陸的科學教育成長,讓大陸的民眾更具有科學理性,對台灣不是更好的一件事情嗎?

彭|您剛才提到與大陸交流的例子,是朝輕鬆活潑的方向來辦科學教育。大陸在這方面比較沒辦法跟上台灣,問題是在於他們整體的社會環境沒有這種輕鬆活潑的氛圍呢?還是因為他們的老師沒有這方面的素養?

孫|應該說,形式上是因為考試,本質上是由於文化,加上家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心態所導致的。(待續)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