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選百家爭鳴自是好事,但隔行如隔山,如果只想以本身的知名度與影響力擴及到其他的域,可能非常危險。

日前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在以〈兩岸要好,先要去除胡說八道〉為題的演講中表示,在明末以前,「台灣跟中國一點毛關係都沒有」。他認為,「台灣自古也不屬於中國領土」。但曹興誠大概不知道,中國早在南宋時期,就已經把台灣畫歸福建省泉州府的晉江縣管轄,元代甚至在澎湖設置了具有政府權威的行政機構,處理有關台灣的相關事宜。

更清楚的是,鄭成功的父親鄭芝龍,早在1621年就已經到台灣,並且在1628年奏請明廷移民台灣,「每人給銀3兩,每3人給牛一頭」,給果一共給出牛1萬頭。荷蘭人到台灣的時間,最早是在1624年,比鄭芝龍晚了3年。所以鄭成功在給荷蘭人的招降書中明講,「台灣者,我先人之遺物也」,這是歷史證明。按照國際法的概念,就叫作領土的先占與時效原則。換言之,至少從宋代起,台灣就已經屬於中國版圖,而且直到元代都是如此。

曹興誠認為,台灣在1945年歸還給中華民國後,成為中華民國領土。這只一部分對。因為早在清朝甚至清朝以前,台灣就已是中國領土;如按現代國際法,清朝不過是中國的一個朝代而已。

曹興誠還說,「大陸認為中華民國已經滅亡,現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既然中華民國不代表中國,中華民國的領土跟你有什麼關係?」這種說法顯示,在曹的概念中,完全沒有所謂國家繼承一說;而這正是中共所主張但我們卻最不能接受的,即,中華民國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繼承。這個國家繼承概念,正是我們在80年代與中共於日本「光華寮」一案中攻防的重點。

曹興誠同時還指責前國安會祕書長蘇起提出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邏輯不通,也是「胡說八道」。他認為「大陸怎麼會同意你一中可以各表,那就變成兩個中國,大陸不會同意,那怎麼會有共識呢?」如果回過頭去找1992年11月3日海基會的公文,我方從來只主張一個中國,而我方主張的一個中國內容即是中華民國;北京的主張,我方並未替其表述。雙方同意的只是「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一個中國原則」。一中各表被表成兩個中國,那得去問李登輝吧!

另外,講到兩個中國,曹董大概忘記了,他自己在陳水扁當政的2000年,曾參加過所謂的「跨黨派小組」,該小組在當年的11月的第7次小組會後,提出所謂「3個認知、4個建議」,其中跨黨派小組的認知之一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互不代表」;建議之一則是「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尊重中華民國國際尊嚴與生存空間」。這是明明白白的兩個中國了吧?這才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不是嗎?(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