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天立法? 英談反滲透:有時間坐下好好談

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說針對「反滲透法」引發的反彈,強調該法只規範5種不法行為,至於「被中共紅色滲透的台灣媒體」不在本次修法範圍內,需另行通盤檢討。此語不但沒有廓清爭議,反而讓綠色恐怖的陰影益發擴大。7月國安五法通過後,民進黨團就宣稱完成國安最後一塊拼圖,之後又提出「中共代理人條款」和「反滲透法」,現在還預告要針對媒體立法,拼圖拼完一塊還有一塊,是要把人民的思想、言論自由完全堵住。

邱垂正解釋,須明知接受外來的滲透干預,違法捐贈政治獻金、助選、遊說、破壞集會遊行及社會秩序、傳播假訊息干擾選舉,才會受到處罰。破壞集會遊行與社會秩序、傳播假訊息干擾選舉本就有法可罰,不須另立他法,而此法在執行上最大的困難,是檢調完全無法舉證或查證所謂「境外敵對勢力」的「指示、委託與資助」動作,一旦沒有上游的確鑿證據,就無從認定下游個別當事人的助選及遊說動作是違法的。

法律靠證據,你說他曾見過大陸高官,是受其指示而幫某候選人助選或遊說支持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因而觸犯了「反滲透法」;他說哪有這回事,我有獨立思考和自由意志,是權衡各種資訊作出自己的結論,和大陸高官沒關係。請問,檢調單位要如何判別並舉證此人腦子裡的理念是受對岸指示,還出於個人自由意志?就算我方有神通高明的情報人員錄到了會談過程,或甚至那只是個公開場合,請問要怎樣證明當事人的想法是外來還是原生的?我們聽取別人意見時也常有認同處,或者覺得對方有道理而被說服,但這樣的想法不也是出於自己的決定嗎?難道只要聽過對岸官員或機構智庫說的話,就會變成沒有自由意志的傀儡?如果檢調不能確認個人決策並舉出證據,就不能認其違反「反滲透法」,更不能認定其助選遊說等行為違法。

邱垂正說要針對被中共紅色滲透的台灣媒體另行通盤檢討,不在本次修法範圍,更令人毛骨悚然。很明顯的,此法是針對旺中集團,綠營長期以各種抹紅造謠誣衊旺中集團,去年九合一敗選後,更鋪天蓋地對旺中媒體集團展開圍剿,NCC罰單一張接一張,企圖壓制反對聲音。

如果邱垂正此說是想安撫媒體,降低媒體對「反滲透法」的批判聲浪,效果將適得其反。因為言論自由是整體的,執政者把它零碎地切割,先說規範其他人,不涉及媒體;再來是只規範特定媒體,不涉及其他媒體,主張兩岸和解的犯罪,主張台獨的沒事,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是全民資產,怎麼會成為執政者拿捏在手上的武器,可以任意決定誰該擁有自由?誰要被噤聲?昔日國民黨聲稱戒嚴只管制了3%,如今民進黨說「反滲透法」只規範一部分人,異曲同工,何其諷刺。

言論自由的真諦,是「我反對你說的話,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我們經歷了民主先輩的抗爭,才有今日的民主自由成果,其中最重要的是百花齊放蓬勃多元的媒體空間,而它需要的是一個可以暢所欲言不虞迫害的安全保障。有誰能想到,如今我們又要重回箝制媒體、管制言論的時代。打壓一家媒體,足以讓其員工生計無著,其他媒體望之膽寒,只得處處自我設限,執政者從此耳根清淨,社會變成一言堂,只容許政治正確的聲音存在,而政治正確的定義由執政者決定。那樣的媒體環境,能幫人民監督執政者、制衡權力的擴張嗎?能保護人民的自由權不受侵害嗎?能繼續扮演台灣民主體制的基石嗎?

民進黨政府看似釋出部分讓步,以換取「反滲透法」的過關,其實這只是假動作,目的在消減反對聲浪,31日還是要在立法院強行通過三讀的,而未來進一步箝制媒體的法案更已亮出話來,顯示民進黨政府只要有機會,就會繼續專權、擴權。如果民進黨和蔡總統不想成為史頁上的民主罪人,就應該暫緩「反滲透法」的立法,留待新民意好好細細地與政、經、法、社會各界溝通討論,制定一部既兼顧人民自由權,又能有效防堵外來勢力影響民主運作的好法。

國民黨時代立法院委員會初審服貿協議,半分鐘強行通過,因而引發太陽花,如今民進黨卻半分鐘都不給,嚴重破壞民主政治程序正義原則,民進黨甘冒不韙、不計代價要通過惡法,顯然背後有鬼。

#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