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在2019年的最後一天,也是大選前11天,通過極富爭議的《反滲透法》,很明顯這是一部政治針對性極強的法案,尤其震撼了兩岸創業圈。

筆者2014年前赴上海開展跨境電商的業務,投資也在投審會完成備案,5年來透過阿里巴巴等多個跨境電商平台銷售台灣的優質商品,福建省乃至廈門市都基於招商引資的人才需求,給予我們團隊累計數十萬元人民幣的創業補貼,而我們也替台灣創造了許多貿易收入。2019年我們就替台灣農產品創造超過500萬元的營業額,協助許多台灣中小品牌得以跨境電商及一般貿易進入大陸市場,也利用了新媒體行銷增強這些品牌的網路聲量,原本還算值得期待的業務發展,卻在《反滲透法》陰影下存在隱憂。

創業補貼恐被調查

《反滲透法》的概念就是禁止「任何人」受「滲透來源」的「指示、委託或資助」進而影響台灣政治的行為,而大陸政府或受其實質控制的團體都屬於滲透來源。以筆者為例,筆者確實曾因符合《廈門兩岸青年創業創新創客基地扶持辦法》的規定,由海滄區政府陸續頒發了補助資金,也曾被福建省發改委列入重點互聯網融資項目,所以在《反滲透法》的形式外觀下,筆者似乎確實受到了滲透來源的資助。但資助的目的只是為了減輕我們在大陸創業的資金壓力,根本不涉及台灣政治,更沒有要求我們必須承諾任何政治主張。但是,在台灣的麥卡錫主義獵巫下,我們似乎承受被司法檢調機關偵辦的風險,尤其如果我們試圖支持或贊助在野黨候選人時,很可能就不是庸人自擾的擔憂了。

近年發生的幾個個案,都顯示了台灣政治人物對於大陸企業的偏頗認知。例如台灣計程車叫車新創TaxiGo因為間接含有獵豹移動的資金惹上爭議,立委黃國昌指出獵豹移動董事長傅盛擔任中國共產黨獵豹移動黨支部書記,具濃厚中國共產黨色彩。雖然公司的黨支部是按照大陸公司法第19條規定設置的,但按照《反滲透法》的規定及黃國昌的認知,獵豹移動、雲豹科技乃至TaxiGo都可能成為了滲透來源,與其有資金往來或業務交流的人員都將動輒得咎。

再比如多次進出台灣市場的阿里巴巴與淘寶網,台灣主管機關認定其為陸資企業,而台灣部分輿論也認為阿里巴巴是受到大陸政府支持的電商平台,像我們在這些平台上多少都有一些正常的行銷資源支持,這似乎也符合了受滲透來源的資助?

向政府建言怕觸法

更讓筆者驚恐的是,《反滲透法》第5條還禁止遊說行為,按《遊說法》第2條的規定,遊說是指意圖影響被遊說者或其所屬機關對於法令、政策或議案之形成、制定、通過、變更或廢止,而以口頭或書面方式,直接向被遊說者或其指定之人表達意見之行為,而筆者近年多次向各主管機關建議台灣政府應該參考大陸跨境電商政策立法修法,原本的好意,現在也可能被認定違法。

當然,從《反滲透法》的草案說明可以理解,滲透來源的指示、委託或資助與影響台灣政治的行為之間必須具有因果關係,但是,資助的依據緣由以及是否具有因果關係,都必須經過檢調偵查甚至司法審判後才有可能清白平反,但創業者經得起多年訴訟與輿論壓力嗎?為了避免爭議,我們只好自我閹割支持特定政治人物或政治主張的憲法權利,所以,從政治思想的箝制與思想審查的狀況來說,認為《反滲透法》是原刑法第100條復辟並不為過。

(作者為第一里路CEO)

#林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