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滲透法」強渡關山! 與陸有淵源「綠委們」現形

民進黨不顧舉國的疑慮公憤,一意孤行通過《反滲透法》,吹響綠色恐怖新威權的集結號,為台灣新的一年迎來不可測的變數,也為僅剩一周就要投票的選戰投下超級炸彈。蔡英文執意要限期通過此法,外界多認為是為選戰最後「加碼」所致,顯然韓國瑜最後衝刺階段火力全開,氣勢昂揚,支持者沉默卻士氣高昂,迫使綠營不斷加碼討好其支持者。

本報連日來以6篇系列社論,深入地剖析了《反滲透法》一旦施行,對台灣民主政治、經濟與社會發展、兩岸關係等可能帶來的嚴重傷害,但民進黨仍然橫柴入灶,將各界勸誡期期不可的苦心,視如狗吠火車,認定此法將可激化選情,擴大民進黨戰果。

事實上,民進黨力推的這部《反滲透法》,說穿了就是以維護國安與主權、防止共諜滲透為包裝,短期先是用來選戰操作,長期則以箝制異議、打壓政敵、恐嚇人民,鞏固綠色政權,最後達到切斷兩岸連結、禁絕兩岸融合的任何可能性為目的。

這部綠色恐怖惡法,先認定大陸為「敵對團體」,將兩岸關係從法制上推回動員戡亂狀態,再以冠冕堂皇的帽子,空泛模糊的法條文字,配上最彈性、最無限制的認定,冶為一爐,製造出這套到處是地雷陷阱、全民人人自危,噤若寒蟬,永無寧日的新威權羅網。除了掌握政經利益的統治集團,沒有任何人可以置身事外、自認足以倖免!

國民黨是抗爭最強烈的一方,立即表態將聲請釋憲;宋楚瑜指該法讓人人自危,反諷說他見過習近平,準備要「自首」;郭台銘先強勢反對,宣稱要發動群眾包圍立法院,後來又否認他反對;足見民進黨大權在握的厲害;柯文哲也有危機感,宣稱民進黨修理他,他就要支持韓國瑜,但後來又說只是「相互恐嚇一下」。《反滲透法》之所以引發爭議,是人民對民進黨政府普遍沒有信任感;連馬英九都說,下一個被該法約談的恐怕就是他。這幾位政治大咖要角,對民進黨強推《反滲透法》都抱持批判或質疑的態度,但他們對該法的「殺傷力」的警覺性仍然不夠。

連日網路流傳「警訊」,指《反滲透法》急於在選前通過,乃是為韓國瑜勝選預留「殺招」,若韓勝選即可用《反滲透法》偵辦韓是否接受大陸不當「資助」,抓住任何讓韓當選無效的可能機會。這個說法顯得危言聳聽,或許有韓粉藉悲情激勵士氣之意,但就法論法,確實只要有人檢舉,檢調就可以發動偵察,屆時藍綠對抗可能造成的政局混亂與社會動盪,當非國人所樂見。

《反滲透法》法網之綿密,犯罪行為定義之模糊,有志2024年競逐大位者,豈可輕忽其潛在威脅?以郭董在大陸經營事業版圖之廣之深,依據財報每年都曾接受大陸政府的補助,公司內部依法必須設立中共組織,想必與大陸政府機構、組織團體多所來往,這些都可能構成接受「指示」、「委託」、「資助」的要件;連結《反滲透法》與《選舉罷免法》相關條文,郭董政治捐獻候選人就可能構成犯罪行為。民進黨「割喉到斷」競選文化下,2024年郭董是否還有機會競逐總統大位,可能都大有疑問。其他所有民進黨以外政黨,提名總統、副總統候選人,都將受制於這個恐怖的緊箍咒。

蔡英文在總統元旦文告中提到,「反滲透並非反交流」、「拜媽祖不受影響」;話雖說得好聽,卻避重就輕。因為在兩岸各層面的交流過程中,所可能碰觸到的人與事,何者是正常的交流?何者又是違法接受指示、委託或資助?還不是民進黨政府說了算。同樣的行為,如果不是民進黨認為的自己人,隨時也可能從正常變不正常!就像宗教交流活動,民進黨雖不敢找媽祖的麻煩,可是拜媽祖的人卻可能被莫名其妙的有麻煩。

《反滲透法》將是民進黨的新東廠,也是蔡英文激化選戰的血滴子,台灣原本自然調適的族群融合,將因此而被撕裂對立,統獨對決也可能被激化為社會動員,淺藍與中間選民此時更應該覺醒看清,一起珍惜台灣的民主價值,捍衛真正的中華民國,用選票形成公民複決,否決掉民進黨的新威權惡法!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