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政府強勢訂立的《反滲透法》,引發台灣各界恐懼,衝擊民進黨蔡英文等的選情。內政部、法務部及陸委會8日聯合舉行記者會,為《反滲透法》釋疑。不過,幾位官員的解釋說服力低,疑慮依舊。

《反滲透法》對「滲透來源」的界定包山包海,把全中國大陸的所有組織、團體,甚至人民,幾乎都包了進去,就夠讓人疑懼的了,而法條裡又對所謂接受「指示、委託及資助」的形態訂得模糊不明,讓執政者有「想辦誰,就辦誰」的操作空間,更讓人害怕。

這種「恐懼的模糊」就是人民懼怕的癥結。沒料到,民進黨政府為了解除外界對《反滲透法》模糊的恐懼,指示內政部、陸委會及法務部聯合召開記者會說明,反而讓人覺得,這一刑律確實模糊,而且模糊到必須得3個部會來主管。

最可笑的是,官員們在說明時,哪壼不開提哪壼,舉了刑事訴訟有三級三審制,行政機關不會對人民濫訴,以及我們社會有媒體第四權的監督力量,會給行政機關壓力等等來告訴人民,應該對這部《反滲透法》安心。

不提媒體的監督力量還好,一提到這個,媒體更是害怕。因為,《反滲透法》裡頭,有不少針對媒體的限制規定,就媒體本身而言,不用說對行政機關監督或壓力了,自己隨時都可能成了「恐懼模糊」的究辦對象。

至於說三級三審更是自欺欺人。人民對政府的恐懼,從檢調及警察單位發出約詢通知書的當下,就已經發生。往後的警訊、偵訊、審判,都是恐懼及身心的煎熬。就算最後不起訴、判無罪,恐懼已生,政府恐嚇人民的目的已經達到。

#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