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強行通過《反滲透法》,理由之一是許多民主國家都有《反滲透法》或相關法律。民進黨難得謙卑,《反滲透法》違反民主理念,立法過程不符程序正義,難以見容於民主國家,其對民主制度及人權戕害之深更不是虛假託辭就能掩飾的。

民進黨運用在立法院的多數暴力強行通過《反滲透法》,面對來自各方反彈、譴責,民進黨回應,美國、英國、德國、澳洲及紐西蘭等民主國家也有相關法律,部分媒體配合報導列舉各國立法,但仔細探究其內容,這些法律與《反滲透法》可能交集在防範外國勢力介入,但立法目標、防範對象及過程迥然不同。

美國《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與澳洲《外國影響力透明計畫法》主要規範在於,為外國機構從事政治行為或法律規定行為的代理人必須「事前登記」及「定期公開資訊」,強調一切透明化。1938年立法的FARA目前共有400多個美國外國代理人服務600個外國機構,台灣的政府、貿協、觀光局及民進黨也名列其中;而於2018年立法的澳洲《外國影響力透明計畫法》只有33個公司或個人完成登記。

加拿大的《選舉現代化法》與紐西蘭的大幅限縮外國政治捐款法令,主要在防止外國機構介入選舉,德國《社交網路強制法》則在杜絕仇恨言論及假新聞。英國則仍在考慮階段,沒有相關立法。即使是澳洲的《間諜及外國干預法》及美國的《反外國宣傳及造謠法》與《反滲透法》的立法意旨也大異其趣,民進黨將這些西方國家一律界定為擁有《反滲透法》或相關法律的國家,企圖混淆視聽,為反民主辯解。

《反滲透法》關鍵的法律名詞定義不明,概念不清,行政機關又有很大的解釋權與裁量權,與大陸的交流、接觸都有觸犯法律的潛在風險,台灣走向「實質戒嚴」及「威權復辟」的批判絕非無的放矢。

俄羅斯於2016年干預美國總統大選引發西方國家關切,但後續所有立法或修法規範明確,過程嚴謹完備。而民進黨政府過去3年多來,有系統地以立法及修法來箝制人民基本權利,「國安五法」修法剛落幕,又迫不及待要在總統大選前的最敏感時刻,完成最後一塊拼圖,不經立法院委員會討論、審查就通過高度爭議的《反滲透法》,在任何民主國家這都是匪夷所思的政治操作。

事實上,還輪不到《反滲透法》上陣,單憑《社會秩序維護法》,上從台大教授、下至年老婦女頻遭查水表,造成風聲鶴唳,人心惶惶,台灣的立法效率及執行力西方國家實在望塵莫及。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反滲透法